老师带到宿舍做了一次 ,班主任叫我到她寝室去老师撩起我的裙子坐在我的巨物

糖葫芦是港台古装片里最常见的街头小吃,使我几乎以为古人只有这一款凉果,不及其他(说来奇怪,为什么古装电影电视的街景中一定有人在卖糖葫芦呢?连我们佛山宝芝林的门外都有)。但是这么平凡这么普通的东西要是认真计较起来,可一点也不能以小道视之。比如说那根竹串,市面所见皆有倒刺,明显是未经砂纸打磨,一不小心吃伤了嘴,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不过就算打磨,也不能磨得太细太滑,否则没有摩擦力,那葫芦就要老往下掉了。再看糖浆,大部分工厂都没掌握好熬浆的火候和下油的分寸,要不是熬得过火熬出了焦味,就是下油太多黏不住碎冰糖。至于最基本的山里红或者山楂,问题更大,有些明显被虫蛀过的,他们也照样拿去做葫芦,很不像话。

“谁能?”我经常会挖苦地问,要么是“你怎么能?”可是我放弃那样说了,因为除了“挺好”、“真棒”之类的话,读剧本给你听的人都会充耳不闻。我现在通常会做的,是找一张舒适的椅子,往后靠,闭上眼睛,伸出一只食指贴着脸,略微皱着眉头,假装听得全神贯注。以前我这样做时,经常难以超过一幕时间而不打盹,可是现在我能这样听上三幕,隔一阵子说句“挺好”或者“真棒”,尽管我没有真的听进去。半打盹比完全睡着还要糟糕,因为你会发现自己时不时会回答剧本中的问题。例如,最近一个女的给我读的剧本第二幕中出现了一个问题:“你最近怎么样,吉姆?”“挺好。”我回答道。我从打盹中醒来,不是很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你最近怎么样?”那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是个很尴尬的时刻,不过我还是蒙混过去了。
有些读剧本的人买酒给你喝,但是你不能抱太大希望,另外在读一部三幕剧时,事实上 喝酒并不是个好主意,因为读完一部三幕剧需要一个半钟头,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喝得完全是醉眼朦胧,特别是如果我一直让自己不去想什么。有很多次,我在下午三点半时脚步踉跄地走出切诺基旅馆,醉醺醺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好回家睡觉。在这种时候,我通常是晚上十点半左右醒来,什么事情都没做成,还要面对漫漫长夜。读剧本的人根本不关心,他们都是自私鬼。
我根本想不出有什么戏剧——不管有多好,从《麦克白》到《荣誉何价》——我想让别人读给我听,我想看它们给表演出来或者我自己去读,但是从来不喜欢别人读什么给我听。然而没有一个剧作家肯把他的剧本交给你(要么至少不会给我),好让你方便时自个儿读。剧作家喜欢大声读出来,因为他们觉得不那样,你就不能完全体会到某几场戏的妙处。他们似乎意识不到一个女人读男人的对白或者一个男人读女人的对白时,不仅沉闷,而且效果不好,可是我知道,我意识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