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分钟 ,等一分钟,经典美文网

“那当然了,”五金工人说,“其他我们都不会,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拿手好戏。”五金工人认真对付了这道命令。他们会修理跑水的住宅里的水龙头和水管子,但是从来没有对付过水灾。他们想,肯定必须修理流出水的水龙头,但是全部问题是不知道哪儿去找这个水龙头。因为看到水是从天上泼下来的,他们便以低价租了一个大气球,去寻找那个大水龙头。气球飞上天,五金工人的消息从此断线,大水继续横流,饥饿在来洛尼亚继续猖獗。
领袖下令立即召见全来洛尼亚国八个最好的算命大师。算命大师都是大学问家。其中一位把熔化的蜡放在水上,然后预言;他声明,在这样一项工作必须准备大量的蜡,于是把全国所有的蜡都运来了。因此,来洛尼亚停止生产蜡烛。第二位出预言要用液体铅;第三位用咖啡渣;第四位用扑克牌;第五位用梦境,因此领袖下令,从现在起全国的公民不应该做梦,把美梦全部收集交给大使;第六位用鸟的飞翔;第七位用小麦;第八位要用水,为此消防队员停止洒水,自然也就没有水灾了。正因为如此,领袖下令不必考虑水灾问题,只考虑饥荒。
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大师们声明已经完成工作。最老的那位,也就是使用蜡的那位说:“饥荒嘛,啊,就是缺乏吃的。有了足够数量的食物的帮助,饥饿就可以完全消除。因此,您作为领袖,请对百姓下令,让他们置办充足的食品,饥荒就会停止。”

打那以后,我完全变了。作为一个离死只有6个月时间的人来说,我必须考虑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总是独自一人为此苦恼着。即便是这种时候,每当想到死亡正在逼近,我就不由地冒出一身冷汗来。过不了多久,发疯的先兆就该出现了。想到这儿,我更加坐立不安了。与此同时,我也试图说服自己,奇洛绝不会把狂犬病传给我的。然而,只要一想起那条在炎热的夏天吃咖哩饭的狗来,我还是觉得狂犬病毒已经潜伏在我的身体里了。
“妈妈,我要是死了,你会怎样?”我时常拿这个问题去问母亲。这令她十分不安:”不能动不动地就提死,那会弄假成真的。以后千万别再说这种傻话啦。”
对于母亲的话,我无法认同。她什么都不知道,我觉得母亲很可怜。
于是,我又去问妹妹:”喂,要是姐姐死了,你会怎样?”
“那去年过生日时爸爸送你的毛毛熊就是我的了。”
我伤心地回到自己房间,一个人哭了起来。我很孤独。
接下来,我又去问父亲:”爸爸,要是我死了,你会伤心吗?”父亲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已经思考起生死的问题了?啊,不愧是爸爸的女儿,这么小就思考哲学问题,啊哈哈,佩服,佩服。”
哪里顾得上什么哲学。我正走向死亡。没准儿我已经得了狂犬病。这种不安,在考虑死期临近的过程中逐渐转换成自己就是狂犬病患者的确信。我将在6个月后死去–这件事占据了我整个大脑。
我在忧郁的心情中体会者季节的变迁。自从意识到死亡后,原先在我身边流动着的那些不具形体的东西,比如季节呀时间呀等等,突然开始出现了形状。它们带着颜色,有自己的意志,正在向我走来。而且,我还知道周围的人们,主要是家里人在我周围形成的感情马赛克已像积木似的越难越多。在他们对我的感情里没有丝毫的空隙。当我暂时把母亲对我的关怀从空气中排除时,那个空白立刻又被父亲和妹妹的情感填补上。我头一次知道,在家人之间的爱中真空状态是不存在的,我周围充满了别人对我的浓厚的爱。并且,我还意识到,幸福的人对此是毫无感觉的,正因如此,才能幸福。幸福,本来就存在于不自觉之中。看着父亲、母亲和妹妹,我对此深有感触。在他们中间,只有我一个人承受着不安。恐怕世上没有比知道自己被爱包围着的孩子更不幸的人了吧。我把眼睛里的泪腺束起,竭尽全力地要把眼泪从日常生活中排除。因为只要我一流泪,就会引起他们更大的关心,我还发现由他们所组成的周围空气的平衡竟掌握在我的手中。我由衷地希望自己的死不会给他们带来过大的打击。岁月自然地流逝,只有我一个人不知不觉地从他们中间脱离,而且他们幸福得谁也没有注意到我的消失。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我想,当务之急是要把发狂的时间推迟。可是,我又不信宗教,该怎么办呢?没等我想出好办法,秋天来了,我开始来往在通往学校的路上。
秋天,不知从何时起已散发出特有的气息。橘黄色的柔软的阳光不仅刺激着我的眼睛,也刺激着我的鼻子,令我激动不已。踩着落叶,我在心中喊道:我知道,知道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知道。我这样对秋天说,就像安慰不听话的爱人一样,既温柔又热烈。虽然那时我连”爱情”这个词的意思都不明白,但我却以那种方式爱着秋天。
我在学校还吃惊地注意到一件事。那以前,我在教室里虽说有点怪,但由于知道的事情多,所以是班上的小大人。我为此而感到高兴,因为只有率先取得这种地位的我在班里可以明白地表示出自己对人的好恶。也就是说,我早已从其他孩子必须忍受的看人脸色的痛苦中解放出来了。
我知道,在那之前自己曾给不少孩子洗过脑。我讨厌他!一发现不喜欢的孩子,我就大声地宣布出来。之后,肯定会有几个孩子因为我的话而毫无理由地恨起那个被我点了名的孩子来。对此,我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责任,因为我自己从不干那种直接欺负人的蠢事。有好几个孩子就这样在教室里失去了地位。进入晚年后,我开始对那些孩子有了负罪感。我醒悟到自己的所为有多么残酷,并为此而深感不安。我开始明白,我使其他孩子采取排斥他们的行动是出于恐惧。
在那些日子里,我忙着向秋天的阳光诉说我的爱,为那些孩子的事而深感不安,为自己而羞愧,在死和发狂的恐惧中颤栗,体会着亲人的爱,经历着我从未经历过的一切。我的心十分忙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