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与士兵 ,将军和士兵,经典美文网

前不久有天晚上我去看电影,发现自己在做着我以前说过不会去做的事,电影是《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金·凯利跳舞,向一位名叫莱斯利·卡伦的姑娘求爱,奥斯卡·莱文特弹钢琴。电影上演着那些时,我想到了我的约翰尼。我想让他跳舞能像金·凯利那样好,想让他能像奥斯卡·莱文特那样弹钢琴。换句话说,我正在做我说过永远不会去做的事。大家一定要明白,约翰尼出生之前,我那样说过,但情况已经变化了。

可是,真莫名其妙,有些人偏不肯让别人发脾气。上个月我想发泄积愤时,就不断受到爱管闲事的人的纠缠。
“笑一笑吧,”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别愁眉苦脸。难道你不知道单单是活着已经很美妙了吗?”
在你脾气坏透了的时候,说这样的话实在是荒谬至极。当然如果拿反面的情况来比较,那么单是活在人世间就已经很美妙。可是如果不必通过假装展露笑脸来使别人知道你庆幸不死,那岂不是更美妙吗?
可是,办不到,每逢我咆哮说“这星期我发脾气发得很痛快,我厌倦了笑,尤其是讨厌那些掌握原子弹的政客的笑容”时,许多人听了为之愕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