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河坝 ,童年趣事:拦河坝,经典美文网

一个神父被带了回来,国王问他:”你快乐吗?”
“很快乐,陛下。”
“那好。你愿意成为我的主教吗?”
“那可太好了,陛下!”
“出去!快滚出去!我找的是一个安于本分的幸福的人,而不是一个不满于现状的人。”
国王又开始等待下一个快乐的人。他听说邻国有一个国王,那真是又幸福又快乐。他有一个善良美丽的妻子,子女成群,曾在战争中打败了所有的敌人,现在国泰民安。满怀希望的国王当即派出使者去向他求讨衬衫。
邻国国王接待了使者,说:”对,对,我什么东西也不缺,可悲的是一个人拥有了一切,却还得离开这个世界,抛弃这一切!每次这样一想,我就深感痛苦,夜不能寐!”使者一听,觉得还是回去吧。

我特别喜欢他的那幅向日葵,朵朵黄花有如明亮的珍珠,耀人眼日,但孤零零插在花瓶里,配着黄色的背景,给人的是种凄凉的感觉,似乎是盛宴散后,灯烛未灭的那种空荡荡的光景,令人为之心沉。我原是爱看向日葵的,每天清晨看它们缓缓转向阳光,洒着露珠,是那样的楚楚可怜亦复可爱。如今得了这幅画便把它装上镜框,挂在寓所餐室里。向口葵衬在一片明亮亮的黄色阳光里,挂在漆成墨绿色的墙壁上。宛如婷婷伫立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中。特别怡目,但又显得孤清。每天我就这样坐在这幅画的对面,看到了欢欣,也尝到了寂寞。以后我读了欧文·斯通的《生活的渴望》,是关于梵高短暂一生的传记。他只活了三十七岁;半生在探索色彩的颠狂中生活,最后自杀了。他不善谋生,但在艺术上却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虽然到死后很久,才为人们所承认。我读了这本书,为他执著的生涯所感动,因此更宝贵他那画得含蓄多姿的向日葵。我似乎懂得了他的画为什么一半欢欣,一半寂寞的道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