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男友抱我到他房间揉我,付出从来不可能白费,越努力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兰克太太闲聊似地说,“你正在想,兰克先生可能不喜欢我。”她的手仍然稳稳地抓着咖啡杯的把。
约瑟夫觉得脸上热辣辣的,他承认说:“你说对了,我就是那么想的。”他勉强一笑,“我承认,我有点多管闲事了。”
“我先生和所有的人一样,有他的看法,”兰克太太带着辩护意味地说。
“你说过,他有缺点,”约瑟夫提醒她说。
“我说过,是吗?”兰克太太说,“这两种话我都说过。”她看看手表,站了起来,“啊,我要去园艺俱乐部,要迟到了!”
“我不耽误你了。”约瑟夫说。
兰克太太的微笑让他放了心。“这是我自己造成的,不是你的错。”
他拿起她的空杯子,为她拉开纱门。
“谢谢你的咖啡,”她彬彬有礼地说,拎起皮包走出门。
约瑟夫在办公桌旁坐下,听着她的汽车离开的声音。她在小小的办公室里留下了一股中年妇女常用的香水味,他想那是紫丁香的味。
从此以后,兰克太太经常来公墓,有时候在巴克坟前放把花,有时候只站在那里,低头看一会儿。每次她都呆一阵儿,和约瑟夫喝杯咖啡,聊聊天。
兰克太太没有说过她丈夫一句坏话。
不过,她和约瑟夫在一起很愉快,他们有共同语言,慢慢地,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信任和了解。
有一天,她来办公室时,约瑟夫看出她哭过。她眼睛湿润,流露出愤怒之情。
开始,他以为她是因为怀念死去的狗而流泪的,但是,当她接过咖啡杯时,他发现她全身发抖。
“怎么啦?”他在她身边蹲下,握住她的手,想让她平静下来。
“我们吵架了!”兰克太太冷静地说,“就这么回事。”
“为什么?”
“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对你说什么了?”
兰克太太抽出手,捧起温暖的咖啡杯。她说:“他要移居欧洲,我不同意。
这儿是我的家,我的城市,我的祖国,我母亲也住在这儿,我要照顾她。他一直为这事和我争吵,我想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过,我们总是为一些小事争吵。”
“你没有想过让他一个人去?”约瑟夫问。
“如果我不和他一起去,他会一个人去的,那样的话,我就会一无所有。”
“你当然会有些钱,像生活费、赡养费等。”
“他嫌我老,”她说,“总是说我老,老,老……”
约瑟夫站起身,由于蹲得时间长了,背部感觉很疼,他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传来一阵喇叭声,他从窗口向外看,原来一位顾客用皮带牵着一条小狗站在外面。约瑟夫走出去,检查免疫证明,他把狗安置到一个围栏后,又回到办公室。这时,兰克太太已经不哭了,正在平静地喝咖啡。

文昌阁的地点很偏僻,在东郊,一条小河的旁边,一座比较大的灰黑色的四合院。正面三间朝北的平房,砖墙瓦顶,北墙上挂了一幅大立轴,上书“文昌帝君之神位”。这文昌帝君不知算是什么神,只知道他原先也是人,读书人,曾经连续做过十七世士大夫,不知道怎么又变成了“帝君”。他是司文运的。更具体地说,是掌握读书人的功名的。谁该有什么功名,都由他决定。因此,读书人对他很崇敬。过去,每逢初一、十五,总有一些秀才或候补秀才到阁里来磕头。要是得了较高的功名,中了举,中了进士,就更得到文昌阁来拈香上供,感谢帝君恩德。科举时期,文昌阁在一县的士人心目中是占据很重要的位置的,后来,就冷落下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