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必看 ,聪明女人必看,经典美文网

栗子要有香甜粉糯的口感,七分在栗种,三分在炒制的功夫。老汪不肯给栗子开口子,是因为硬开口的栗子,水分都在炒制的过程中跑光了,热吃噎人,凉吃更是口感铁硬;但没开口的栗子很容易在炒制的过程中炸锅,要是有一小部分栗像控制不住的火药一样迸壳而出,就会溅得一炉栗子都斑斑点点;所以控制炒栗炉的火力非常重要。每一炉栗子下锅前,老汪都要细验单颗栗子的分量,以及皮壳的厚度,他炒好的栗子,顶端会有自然的放射状裂纹,手轻轻一挤,栗壳就开了。老汪得意地搓搓手:“这锅栗子的梅花裂炒成了。”“梅花裂”指的是栗子顶端的裂口是五道;“丁香裂”是四道,这样的雅名也只有老汪这样的戏迷才会想出来。

没有回答。她在那儿站了足足有二十秒。正当她想再按一次门铃的时候,门从里面开了,出现一个瘦小的老头。他比她大概矮四五英寸。穿一身黑西装,打着领带。在白衬衫的映衬下,那条领带显得格外醒目,领带的黄褐色就像是枯叶的颜色。他给人一种很整洁的感觉,衣服熨得无可挑剔,白发梳得一丝不乱:看上去就像正要出门参加某个晚间的正式聚会。他皱着眉毛的皱纹让她想起航拍照片里那些深邃的峡谷。
“您的晚餐,先生。”她用沙哑的声音说,说完又轻声清了清喉咙。她只要一紧张声音就会变得沙哑。
“晚餐?”
“是的,先生。经理突然病了。今天我顶替他。您的晚饭,先生。”
“哦,我明白了。”那个老头说,几乎像在自言自语,他的手仍然放在门把手上。“病了,呃?你没说什么病。”
“他的肚子突然痛起来。他去医院了。他怀疑他得了阑尾炎。”
“哦,那可不太好。”老头说,他的手指沿着额头的皱纹划来划去。“一点都不好。”
她再次清清喉咙。“要我把你的饭拿进去吗,先生?”
“啊,好的,当然,”老头说,“当然,如果你希望那样。没问题。”
如果我希望那样?她不禁在心里反问。多么奇怪的说法。我能希望怎么样?
那个老头把门完全打开,她把小推车推进去。整个地板都铺着一层薄薄的灰色地毯,没有地方换鞋。第一个房间像个大书房,这套公寓似乎更像个工作的地方,而不是居住的地方。窗口看出去是附近的东京塔,点点灯光勾勒出钢制的骨架。靠窗有一张大大的书桌,旁边是一张沙发和两张皮质的扶手椅。老头指指沙发前有福米加塑料贴面的咖啡茶几。她把他的晚饭摆在茶几上:白色的餐巾和银质餐具,咖啡壶和咖啡杯,酒和酒杯,面包、黄油和装着鸡跟蔬菜的盘子。
“先生,如果您能劳驾把碗碟像平常一样放到走廊上,我会在一小时后来把它们取回去。”
她的话似乎使他从对晚餐满怀欣赏的沉思中回过神来。“哦,好的,当然。我会把它们放到走廊。推车上。一小时后。如果你希望那样。”
是的,她在心里回答说,那正是此刻她希望的。“还有什么事吗,先生?”
“不,我想没有了。”他考虑了一会儿,然后说。他脚穿一双擦得铮亮的黑皮鞋。皮鞋小而别致。他是个穿着讲究的家伙,她想。而且,就他的年纪来说,他站得很直。
“那么,先生,我回去工作了。”
“不,稍等一下。”他说。
“恩?”
“你觉得有可能给我五分钟时间吗,小姐?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他的请求如此礼貌,她的脸都红了。“我……想应该可以吧,”她说,“我是说,如果真的只有五分钟的话。”毕竟,他是她的老板。他按小时付她薪水。要她给他一点时间也好,他要占用她的时间也好,都不成问题。再说这个老头看上去也不像会对她做什么坏事。
“对了,你今年多大?”老人问。他站在茶几边,抱着胳膊,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现在二十。”她说。
“现在二十,”他重复道,他眯起眼睛,仿佛在透过某个缝隙看东西。“现在二十。从什么时候起?”
“其实,我刚刚二十,”她说。犹豫一下,她又加了一句,“今天是我生日,先生。”
“我明白了,”他说,他搓着下巴,似乎这说明了很多事情。“今天,对吗?今天是你的二十岁生日?”
她点点头。
“你的人生正好开始于二十年前的今天。”
“是的,先生,”她说,“一点没错。”
“是的,是的,”他说。“太奇妙了。那么,生日快乐。”
“谢谢,”她说,她意识到这还是一天来第一次有人祝她生日快乐。当然,如果她父母从大分打过电话给她,下班回家她会在电话答录机上发现他们的留言。
“啊,这当然要庆祝一下,”他说。“干一小杯怎么样?我们可以喝这瓶红酒。”
“谢谢你,先生,但我不行,我正在上班。”
“哦,喝一小口又有何妨?如果我说可以就没人会责怪你。只是象征性地喝一口以示庆祝。”
老人从酒瓶上拔下瓶塞,滴了一点点酒到他的酒杯里给她。然后他从玻璃门的酒柜里拿了一只普通的酒杯,倒了些酒给自己。
“生日快乐,”他说。“祝愿你拥有一个富足而丰美的人生,祝愿不会有任何东西在它上面投下黑暗的阴影。”
他们碰了碰杯。
祝愿不会有任何东西在它上面投下黑暗的阴影。她默默地对自己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不寻常的句子作她的生日祝酒辞呢?
“你的二十岁生日在你一生中只此一次,小姐。这是个不可替代的日子。”
“是的,先生,我知道,”她说,她小心地抿了一口酒。
“而现在,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你却像个好心的仙女一样,不辞辛苦地给我送饭。”
“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先生。”
“不,不只是,”老人说着头快速地摇了几下,“不只是,年轻可爱的小姐。”
老人在他书桌后的皮椅上坐下,并示意她坐沙发。她小心翼翼地让自己落在座位的边沿,葡萄酒杯还拿在手里。她双膝并拢,拉拉自己的裙子,再次清了清喉咙。她看见雨点在窗上画出一条条线流下来。房间里静得出奇。
“今天刚好是你的二十岁生日,而正是今天你给我带来了热乎乎的美味饭菜,”老人说,好像要再次确认这一事实。接着他把酒杯轻轻砰的一声放到桌面上。“这一定是某种特殊的巧合,你不觉得?”
她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她并不怎么觉得。
“那就是为什么,”他摸着枯叶色领带的领带结说,“我觉得送你一件生日礼物对我来说很重要。一个特别的生日需要一件特别的纪念礼物。”
她一阵慌乱,她摇摇头说,“不,请不要,先生,别多想了。我只是按指示把饭菜送到这里。”
那个老人抬起两只手,手心朝向她。“不,小姐,是你别多想了。我所说的那种‘礼物’并非什么有形的东西,并非什么有价格标签的东西。简单地说,”他把双手放在桌子上,长长地,缓慢地呼吸一口,“对于你这样一个年轻可爱的仙女,我想做的是让你许个愿,而后让你的愿望成真。任何愿望。你想要实现的任何一个愿望——假如你确实有那样一个愿望。”
“一个愿望?”她问道,她的嗓子有点发干。
“某件你希望会发生的事情,小姐。如果你有某个愿望——某一个愿望,我会让你愿望成真。那就是我所能给你的生日礼物。但你最好非常仔细地想想,因为我只能满足你一个愿望。”他竖起一根手指。“只有一个。之后你不能反悔也不能收回。”
她不知该说什么好。一个愿望?雨点被风裹挟着,不均匀地轻拍在玻璃窗上。在她保持沉默的时间里,老人看着她的眼睛,一言不发。时间在她耳中发出不规则的脉动。
“我许下某个愿望,然后它就会实现?”
老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双手仍然并排摆在桌上——只是朝她展开微笑。他这样做的时候显得无比亲切和自然。
“你有什么愿望吗,小姐,或者没有?”他柔声问道。

“这的的确确发生过,”她说,她认真地看着我。“我不是在胡编乱造。”
“当然不是,”我说。她不是那种会无中生有地编些无聊故事的人。“那么……你许愿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