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青春 ,无处安放的青春,经典美文网

要说最洒脱,还得数酒婆。天天下晌,这老婆子一准来到小酒馆,衣衫破烂,赛叫花子;头发乱,脸色黯,没人说清她嘛长相,更没人知道她姓嘛叫嘛,却都知道她是这小酒馆的头号酒鬼,尊称酒婆。她一进门,照例打怀里掏出个四四方方小布包,打开布包,里头是个报纸包,报纸有时新有时旧;打开报纸包,又是个绵纸包,好赛里头包着一个翡翠别针;再打开这绵纸包,原来只是两角钱!她拿钱撂在柜台上,老板照例把多半碗“炮打灯”递过去,她接过酒碗,举手扬脖,碗底一翻,酒便直落肚中,好似倒进酒桶。待这婆子两脚一出门坎,就赛在地上划天书了。

过了几天,我又从这里经过,我又回过头望这幅壁画,情形稍微有点两样了:这画里的倭兵身上沾满了橘子瓤,脸上也都沾满了橘子瓤。这些橘子瓤一经沾上,是不易落下来的。我略略查看,橘子瓤的块数约在百八十以上,而且大多数都很准确地命中了,想见投掷的技术是很不坏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