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网 ,从前慢,经典美文网

“没有。每年差不多只有一次,最多两次。飞莫斯科的机组成员因为签证的关系,所以很固定。”
“对,我以前听你提过。”
那一次,我和一位朋友去中央车站的生蚝酒吧吃生蚝。刚好是午餐时间,用餐的人很多。因为我们没有订位,只能慢慢等。我们在候车酒吧内认识了三个日本女人,她就是其中一个。
“你说,像我们这样偶然遇见四次的概率到底有多少?”
“第一次是在生蚝酒吧。”
“对。”
“之后的一次是在去新加坡的头等舱,对吧?你平时都坐头等舱吗?”
“没有。当时是因为没有机位了,我只能改坐头等舱。反正只是去新加坡而已,机票也不算太贵。”
“当时,你也这么说。”
“包括那一次在内,我总共坐了三次头等舱。三年坐了三次,而且,我只去新加坡两次,竟然会在那次坐头等舱时遇到你。”
“概率应该很小吧。”
我们都绝口不提第三次在千叶市小酒吧的邂逅。
“你来巴黎工作吗?”
“对,我受邀参加明年在蓬皮杜中心举行的日本博览会,所以,先来开会讨论一下。”
“酒店呢?你住在这附近吗?”
“我住在巴克街,离这里很近。你呢?”
“我住在诺沃特巴黎埃菲尔铁塔酒店,我朋友告诉我,圣日耳曼德佩后方有一家古董人偶店。”
“原来你喜欢古董人偶。”
她又点了一杯基尔酒,偏着头苦笑起来。“古董人偶?”
“对啊,你不是喜欢吗?”
“其实,我并没有兴趣,是我的那个朋友很喜欢。我的朋友就是上次在生蚝酒吧巧遇时,那个留长头发的。她专门搜集这些。我只是想一个人在巴黎街头走走。美术馆之类的已经关门了。你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要办什么事?”
“不,我不是因为有事才去圣日耳曼德佩。”
“哑剧呢?”
“我刚才有看。”
“你喜欢哑剧吗?”
“我,我讨厌街头艺人。”

那时,他们也是爱彼此爱到深入骨髓的,仿佛只要对方一个温柔的眼神,便觉此生无憾。他会冒着严冬的寒风,在深夜为她买回一杯香浓的珍珠奶茶;会在电闪雷鸣的傍晚,奋不顾身的跑到她的公司,只为给她一个安心的拥抱;会在她感冒咳嗽时,天天为她煲一锅清淡的蔬菜粥;会在任何朋友面前,骄傲的宣布她是他最在乎的那个人。而她,不管在何时何地,只要是属于他的电话铃声响起,她都会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接起来。哪怕是在寒冷的冬季,她也可以抛弃热水的拥抱,赤身裸体的冲进卧室,接听他的电话。身体冻得发抖,可心确实滚烫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