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平顺县小萧然 ,好想,牵着你的小手,经典美文网

今晚约翰·帕金斯走到家门口时,他平淡无味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门口没有凯蒂那充满深情和糖果味的吻,3间屋子看上去异常凌乱,她的东西乱七八糟,到处都是。鞋子在地板中央,烫发钳、发结、睡衣和粉盒杂乱地堆在梳妆台和椅子上,这不是凯蒂的持家方式。他看到梳子齿上有团她的褐色头发,约翰意识到,她肯定遇到了什么非同一般的紧急事情,因为她平时总是仔细地把这些梳下的头发放到壁炉架上的那只蓝色小花瓶里,她一直渴望用它做一个女用的“发垫”。煤气喷嘴上用绳子挂着一张折起来的纸,那是他妻子的留言,上边写着:
亲爱的约翰院,我刚收到一份电报,说母亲病重。我要乘4点半的火车,兄弟山姆会在那边的火车站接我。冰箱里有冷羊肉,付5角钱给送牛奶的人,上个春天她病得很厉害。别忘了把煤气表的事写信给公司,你的好袜子在顶格抽屉里。时间紧迫,我明天再给你写—凯蒂。
结婚两年,他从没和凯蒂分开过一晚。约翰把留言读了一遍又一遍。从没有过变化的日常生活起了波折,这让他感到惶恐。
红底黑圆点的宽大长衣,挂在一只椅子背上,空空得不成个样,那是她做饭时常穿的。在忙手忙脚之中,她把平日里穿的衣服扔得到处都是。她最爱吃的一小纸袋奶油硬糖连绳子都没解开。一张报纸摊在地板上,报上的火车时刻表给剪下了,留下一个长方形的口子,房间里的每件东西好像都在诉说失落。约翰·帕金斯站在没有生命的遗物中间,心里感到异常孤寂。
他开始收拾房间,尽力想要收拾整齐。当他一摸到她的衣服,就像有股电流,流遍了他的全身。他从没想过,没有凯蒂,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她已经彻底融进了他的生活,就像他呼吸的空气,不引人注意但却是必需的。现在,她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走了,不见了,没有一点踪影,仿佛从不存在。当然,这只是几天的事,或者最多一两个星期,但对他来说,仿佛死亡降临到了他平安无事的家庭。
约翰从冰箱里拿出冷羊肉,做好咖啡,坐在孤单的食物前,盯着桌上草莓酱的纯度,没有炖肉块和凉菜。此刻,这些东西对他而言算是恩赐了,多令人愉快啊。吃过这顿冷冷清清的晚饭之后,他坐到窗前。

二年级时,我进了老师伦纳德夫人的班级。伦纳德夫人很胖,很美,温馨可爱。她有着金光闪闪的头发和一双黑黑的、笑眯眯的眼睛。每个孩子都喜欢她、敬慕她。但是,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爱她。因为这里有个很不一般的缘故——我们低年级同学每年都有“耳语测验”。孩子们依次走到教室的门边,用右手捂着右边耳朵,然后老师在她的讲台上轻轻说一句话,再由那个孩子把话复述出来。可我的左耳先天失聪,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我不愿把这事说出来,因为同学们会更加嘲笑我的,或许我就是一个天生的畸形孩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