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的文章 ,关于思念的文章,描写思念的文章大全,经典美文网

猪习惯用鼻子到处拱。久而久之,猪鼻拱灵敏度高,丰腴发达,成就一块奇肉。但你吃鼻子,会不会联想到鼻屎?
算了,大肠小肠膀胱,都有人爱吃。
比起来,食物进口第一关的胃,还是未太受污染吧?胃,很有趣,唤“扣”,鱼扣、田鸡扣,爽口无味,呈半卷小块状,似“唇”多过似“扣”,不知何以得名。
鱼除了肠胃肉体,鳞也是一道菜。我们见街市鱼贩,把鱼鳞以刀以刨刮个干净利落,但亦有人把鱼鳞留起,用来熬汤,除了鱼的美味,还含钙、磷等营养成分。鱼鳞熬汤凉后冷冻,会凝结成喱(果冻)状的鱼汤冻,这就是我吃过的“鱼鳞凉粉”。鱼鳞还可以油酥炸。那腥腥的红色鱼腮,无肉无脂肪,亦以椒盐脆炸,二者摇身变成下酒物,可算“用到尽”,算死草。

老台词了,女人在分手的时候总是这么说。可是如果这一套都能行得通的话,世界上就没有能和女人分手的男人了。他没多想,又开始和别的女孩热恋了。
她难道真的会去死吗……
没过多久,女孩自杀了。他每次想起这件事,心里都很不舒服。不用说,要是跟自己分了手的女人死了,放在谁身上心里都不会得劲儿。但对他来说,还有更让他难受的事。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时女孩又说的那些话。
“我就是死了,也想在哪里再见到你,一定会的。那个时候,不管怎样,都要和我握握手呀!”
她到底在想什么,竟说出那种话。他怎么也忘不掉那些话,每次想起来都有点儿毛骨悚然。
为了赶走这恼人的思绪,他进一步加快了车速,追上了前面正在行驶的一辆车。
可是,他突然停止了超车的动作。前面那辆车后排坐着个女孩,她的背影竟有点像那个女孩。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终于使劲摇了摇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