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文章 ,关于情人节的文章,描写情人节的文章大全,经典美文网

我想和她说话,哪怕30分钟也好。我想知道她的一切,也想全盘托出自己。最重要的,是弄清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我们有这样的命运,让我们在1981年4月一个晴朗的早晨,在原宿后街擦肩而过,这里面肯定充满着像和平时代的古老机器般温馨的秘密。说完了这些,我们可以找地方吃午饭,看伍迪.爱伦的影片,再顺路到宾馆里的酒吧喝点鸡尾酒什么的。弄得好,说不定还能同她睡上一觉。种种可能性在扣击着我的心扉。
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十五六米了。问题是,我到底该如何向她搭话呢?
“你好!和我说说话可以吗?哪怕30分钟也好。”
太傻气,简直象劝人买保险。
“请问,这一带有24小时营业的洗衣店吗?”
一样的傻气,何况我连洗衣袋都没带!有谁能相信我的道白呢?
也许开门见山好些。“你好!你可是我的百分百女孩哟!”
不,不成,她不会相信我的表白。纵然相信,也未必愿意同我说话。她可能这样说:“即便我是你的百分百女孩,可是很抱歉,你不是我的百分百男孩呀。”这是很有可能的。假如真是这样,我肯定会被一下子打懵。这一打击说不定使我一蹶不振。我已32岁,再也禁不起打击了,所谓上年纪归根结底便是这么一回事。我是在花店门前和她擦肩而过的,那暖暖的小小的气块儿触到了我的肌肤。柏油路面洒了水,周围荡漾着玫瑰花香。可我连向她打声招呼都做不到。她穿白毛衣,右手拿一个未贴邮票的四方信封。她给写了封信,你看她那样睡眼惺忪,说不定写了整整一个晚上。那四方信封里可能装有她全部的秘密。
走几步再回头时,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当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当时应怎样向她搭话。但不管怎么说,那道白实在太长,我肯定表达不好――就是这样,我想到的每次都不实用。
总之,这篇道白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以“你不觉得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吗”结束。

“但今天晚上并不难,您至少可以在丁老的世界中待一会儿,一起目睹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一瞬间。”台长说。
“我没有这么幸运。各位,很对不起,长江大堤已出现多处险情,我得马上赶到防总去。在走之前,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丁老,这些问题在您看来可能幼稚可笑,但我苦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弄明白。第一个问题,坍缩的标志是宇宙由红移转为蓝移,我们将看到所有星系的光谱同时向蓝端移动。但目前能观测到的最远的星系距我们二百亿光年,按您的计算,宇宙将在同一时刻坍缩,那样的话,我们要过二百亿年才能看到这些星系的蓝移出现。即使最近的半人马座,也要在四年之后才能看到它的蓝移。”
丁仪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那烟雾在空中飘浮,像微缩的旋涡星系:“很好,能看到这一点,您有点像一个物理系的学生了,尽管仍是一个肤浅的学生。是的,我们将同时看到宇宙中所有星系光谱的蓝移,而不是在从4到200亿年的时间上依次看到。这源于宇宙大尺度范围内的量子效应,它的数学模型很复杂,是物理学和宇宙学中最难表述的概念,没有希望使您理解。但由此您已得到第一个启示,它提醒您,宇宙坍缩产生的效应远比人们想象的复杂。您还有问题吗?哦,您没有必要马上走,您要去处理的事情并不像您想象的那样紧迫。”
“同您的整个宇宙相比,长江的洪水当然微不足道了。但丁老,神秘的宇宙固然令人神往,现实生活也还是要过的。我真的该走了,谢谢丁老的教诲,祝各位今晚看到你们想看的。”
“您不明白我的意思,”丁仪说,“现在长江大堤上一定有很多人在抗洪。”
“但我有我的责任,丁老,我必须回去。”
“您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大堤上的人们一定很累了,您可以让他们也离开。”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什么……离开?!干什么,看宇宙坍缩吗?”
“如果他们对此不感兴趣,可以回家睡觉。”
“丁老,您真会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他们干的事已没有意义。”
“为什么?”
“因为坍缩。”
沉默了好长时间,省长指了指大厅一角陈列的那个古老的星图盘说:“丁老,宇宙一直在膨胀,但从上古时代到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宇宙没有什么变化。坍缩也一样,人类的时空同宇宙时空相比,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除了纯理论的意义外,我不认为坍缩会对人类生活产生任何影响。甚至,我们可能在1亿年之后都不会观测到坍缩使星系产生的微小位移,如果那时还有我们的话。”
“15亿年,”丁仪说,“如果用我们目前最精密的仪器,15亿年后我们才能观测到这种位移,那时太阳早已熄灭,大概没有我们了。”
“而宇宙完全坍缩要200亿年,所以,人类是宇宙这棵大树上的一滴小露珠,在它短暂的寿命中,是绝对感觉不到大树的成长的。您总不至于同意互联网上那些可笑的谣言,说地球会被坍缩挤扁吧!”
这时,一位年轻姑娘走了进来,她脸色苍白,目光黯淡,她就是负责巨型显示屏的工程师。
“小张,你也太不像话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吗?!”台长气急败坏地冲她喊道。
“我父亲刚在医院去世。”
台长的怒气立刻消失了,“真对不起,我不知道,可你看……”
工程师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走到大屏幕的控制计算机前,开始埋头检查故障。丁仪叼着烟斗慢慢走了过去。
“哦,姑娘,如果你真正了解宇宙坍缩的含义,父亲的死就不会让你这么悲伤了。”
丁仪的话激怒了在场的所有人,工程师猛地站起来,她苍白的脸由于愤怒而涨红,双眼充满泪水。
“您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也许,同您的宇宙相比,父亲不算什么,但父亲对我重要,对我们这些普通人重要!而您的坍缩,不过是夜空中那弱得不能再弱的光线频率的一点点变化而已,这变化,甚至那光线,如果不是由精密仪器放大上万倍,谁都看不到!坍缩是什么?对普通人来说什么都不是!宇宙膨胀或坍缩,对我们有什么区别?!但父亲对我们是重要的,您明白吗?!”
当工程师意识到自己是在向谁发火时,她克制了自己,转身继续她的工作。
丁仪叹息着摇摇头,对省长说:“是的,如您所说,两个世界。我们的世界—”他挥手把自己和那一群物理学家和宇宙学家画到一个圈里,然后指指物理学家们,“小的尺度是亿亿分之一毫米,”又指指宇宙学家们,“大的尺度是百亿光年。这是一个只能用想象来把握的世界;而你们的世界,有长江的洪水,有紧张的预算,有逝去的和还活着的父亲……一个实实在在的世界。但可悲的是,人们总要把这两个世界分开。”
“可您看到它们是分开的。”省长说。
“不!基本粒子虽小,却组成了我们;宇宙虽大,我们身在其中。微观和宏观世界的每一个变化都牵动着我们的一切。”
“可即将发生的宇宙坍缩牵动着我们的什么吗?”
丁仪突然大笑起来,这笑除了神经质外,还包含着一种神秘的东西,让人毛骨悚然。
“好吧,物理系的学生,请背诵您所记住的时间空间和物质的关系。”
省长像一个小学生那样顺从地背了起来:“由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所构成的现代物理学已证明,时间和空间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存在,没有绝对时空,时间、空间和物质世界是融为一体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