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的文章 ,关于心情不好的文章,描写心情不好的文章大全,经典美文网

这一次,等候的时间比上次短。当接待员告诉他可以进去的时候,多纳蒂正在等他。他朝他伸出一只手,面带微笑,那种笑容,在莫里森眼里,有欺压、掠夺的意思。他开始感觉有些许紧张,他很想抽烟。
“跟我来,”多纳蒂说着,带他走进那个小房间。他还是像上次那样,坐在桌子后面,莫里森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您决定来,我很高兴,”多纳蒂说,“很多有潜力戒烟的顾客在初次见面之后,再也没有露面。他们发现,他们戒烟的决心其实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大。帮助你戒烟,将会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治疗什么时候开始?”催眠,他猜测,肯定用催眠大法。
“哇,已经开始了。从我们在大厅里握手的时候就开始了。莫里森先生,你身上带烟了吗?”
“带了。”
“交给我,行吗?”
莫里森耸耸肩膀,把烟盒交给多纳蒂。烟盒里只剩下两三根香烟了。
多纳蒂把烟盒放在桌子上,然后,微笑着看着莫里森的眼睛。他把右手握成拳头,一下接着一下,使劲儿砸那盒烟。烟盒扭曲、变形。一根断裂的香烟飞了出来。烟丝洒落在桌上。在封闭的房间里,多纳蒂的拳头发出的声音十分响亮,尽管他的手在使劲儿,可微笑依旧挂在他的脸上。
莫里森感觉后背直冒凉气,他心想,他们可能就是想营造这种气氛。
最后,多纳蒂停了手。他拿起烟盒,已经破烂不堪了。
“您无法相信,这能给我带来极大的快乐。”说着,他把烟盒丢进废纸篓。
“我在这一行干了已经三年了,可我还是感觉乐趣无穷。”
“作为一种治疗手段,这还有不少改进的余地,”莫里森温和地说,“这栋大楼的门厅里,有一个报摊。各种牌子的香烟都有得卖。”
“您说过,”多纳蒂说,“你的儿子,阿尔文,莫里森,在帕特森特殊学校上学。他出生时颅脑受损,测试智商为46,按照规定,连特殊学校都上不了。你夫人——”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里森大声喊道。
他非常震惊,非常气愤。
“你他妈的无权打探别人的隐私——”
“我们对您非常了解,”多纳蒂平静地说,“但是,我上次说过,我们会严守秘密的。”
“我得离开这里。”莫里森不高兴了。他站起身。
“再等一会儿。”
莫里森仔细看着他。多纳蒂脸上没有任何不开心的表情。实际上,他反而有些得意。客户的此种反应,他应该体验过不下几十次了——可能几百次了。
“好吧,希望不要太出格。”
“嗯,当然。”多纳蒂将后背靠在椅子背上,继续说,“我告诉过您,我们这里的人都很务实。作为实用主义者,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治愈一个吸烟成瘾的人将会是多么的困难。复吸率差不多高达百分之八十五,比海洛因的复吸率还要高。因此说,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问题,非常特殊。”莫里森瞥了一眼废纸篓。有一根香烟,虽说已经扭曲、变形,可看上去不影响使用。多纳蒂哈哈大笑,出于好意,他把手伸向废纸篓,那根烟在他的手指间顷刻变成了废品。
“国家司法部门有时会接到一种请求,说,监狱应该取消每周的香烟配给。此种建议,无一例外,均被否决了。在此项建议被采纳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监狱里,都发生了激烈的骚乱。暴动,莫里森先生,无法想象。”
“我,”莫里森说,“对此不感到惊讶。”
“但是,考虑一下这种事情的隐患。你把一个人关进监狱,你剥夺了他正常的夫妻生活,你不允许他喝酒,还限制他的行动自由。没有暴动——或者说,相比较监狱的数量,暴动的次数可以忽略不计。可是,假如你剥夺他抽烟的权利——砰!啪!”作为强调的辅助手段,他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一次大战期间,在德国国内战场上,香烟奇缺,人们经常可以看见德国贵族在垃圾箱里捡烟头。二次大战期间,很多美国妇女因为弄不到香烟,转而开始用烟斗。莫里森先生,对于真正的实用主义者而言,这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
“我们可以开始治疗了吗?”
“马上。您请到这边来。”多纳蒂此时已经离开了座位,站在昨日莫里森注意过的那幅绿色窗帘旁边。他拉开窗帘,里面是一扇长方形的窗子,窗子那边连着一间空荡荡的房间。不对,不完全是空的,地板上有一只兔子,正在吃盘子里一些颗粒状的东西。
“好可爱的兔子,”莫里森说。
“的确可爱。您注意看。”多纳蒂按了一下窗台上的一个按钮,兔子停止了吃食,开始疯狂地跳来跳去。随着每一次脚掌的落地,它越蹦越高。
它身上的毛发像一根根刺朝各个方向竖立起来,它眼睛里有一种疯狂的神情。
“停下,你给它用的是电击!”
多纳蒂松开按钮。
“不是你说的那样。实际上,地板释放出很低的电流,莫里森先生,仔细观察那只兔子。”
兔子蜷缩在距离食盆大约十英尺远的地方,它的鼻子不停地蠕动。忽然,它一下子冲到了角落里。
“如果一只兔子吃食的时候遭遇到足够强的电击,”多纳蒂说,“它会立马做出联想。吃食,对它而言,意味着痛苦。因此,它断了吃的念头。如果再给它几次电击,兔子会饿死在食盆面前。这叫做反感训练法。”
莫里森恍然大悟。
“对不起,我得走了。”他朝房门走去。
“请等一下,莫里森先生。”
莫里森没有停步,他伸手去抓门把手……把手纹丝不动。
“把门打开。”
“莫里森先生,如果您能坐下——”
“把门打开,否则我就报警,不等你喊人,警察就会冲进来。”
“坐下。”声音冷得像冰块。
莫里森看着多纳蒂。他那双褐色的眼睛混浊、可怕。他心想,上帝,怎么把我和这个疯子关在一起了!他舔舔嘴唇,此时,对香烟的渴望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
“我把治疗方案详细地跟您说一遍,”多纳蒂说。
“你不明白,”莫里森故作耐心地说,“我根本不需要什么治疗,我反悔了。”
“你错了,莫里森先生。不明白的是你。你已经别无选择了。当我告诉你治疗已经开始的时候,我说的是真话,没有骗您。”
“你真是个疯子,”莫里森不解地说。
“错,我是个实用主义者。听我跟您详细解释。”
“当然,”莫里森说,“你必须得明白,我一走出这扇门,立马就去买五包烟,一路抽着去警察局。”他突然发觉自己在啃咬自己的拇指,并且还在吸吮着指尖,他强迫自己停下。
“随您的便!但是,当您听完我的解释,您会改变主意的。”
莫里森没有搭腔。他重新坐下,双手交叉在一起。
“治疗的第一个月,我们的人会随时监视您,”
多纳蒂说,“您可能会发现他们,但不是全部。可他们所有时间都跟您在一起。每时每刻。如果他们发现您抽烟,他们就给我打电话。”
“我想,你把我带到这里,目的就是那个兔子试验吧,”莫里森说。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冷静、玩世不恭,可不知怎的,他突然感觉很害怕。
这一切仿佛噩梦一场。
“啊,哪能呢!”多纳蒂说,“接受这个试验的是您的夫人,不是您本人。”
莫里森感觉莫名其妙。
多纳蒂微微一笑,“您,”他说,“会看到的。”
多纳蒂放他出来之后,莫里森精神混乱,一口气步行了两个多小时。那天也是一个好天,可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多纳蒂魔鬼般的笑容占据了他的身心。
“您瞧,”他刚才说,“一个实用主义者要求的是实用的解决方法。您必须认识到,我们知道您心里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按照多纳蒂所说,戒烟公司是一个基金会——一个非营利组织,创始人就是墙上那幅画里的那个男人。那位绅士成功地经营了家族的各项生意——包括老虎机、按摩院,诸如此类,以及纽约和土耳其间的一项繁荣(但是绝密)的贸易。
只有三根手指的莫特,米内利曾经是一个抽烟成瘾的人——每天的消耗量达到三包。画中的他手里拿着一张纸,医生的诊断书:肺癌。莫特把家庭基金捐赠给戒烟公司之后,于1970年过世了。
“我们想尽办法,甚至可以说,我们几乎采用强迫的手段,”多纳蒂说,“可我们更感兴趣的是帮助大家戒烟。当然,这对国家的税收有很大的影响。”
治疗的过程极其简单,简单得让人后背发凉。
第一次违反规定,辛迪将被带到多纳蒂称之为“兔笼”的房间前。第二次,是莫里森。第三次,他们夫妇俩同时被带过来。如果出现第四次,那就证明,他俩严重不合作,因此,将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将派遣一名探员前往阿尔文的学校,做孩子的工作。
“您想象一下,”多纳蒂满脸堆笑地说,“如果让孩子也卷进来,那将会对他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即使有人跟他解释,他也不会明白的。他只知道,有人要伤害他,而这一切都是他老爸造成的。他会非常害怕。”
“你个狗杂种,”莫里森无助地说。他快要哭了,“你这个无耻的家伙,狗娘养的!”
“别误会,”多纳蒂说。他脸上挂着同情的微笑。
“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到这一步。百分之四十的顾客根本不需要任何强制手段——只有百分之十的人会犯三次以上的错误。这些数据很有说服力,不是吗?”
莫里森并没有发现这有什么说服力。相反,他认为这很可怕。
“当然,如果您违反了五次——”
“你想说什么?”
多纳蒂满脸放光。
“您和您的夫人将一起被关进那个房间,而且,您儿子会再次被打,还有您的夫人。”
此时,莫里森已经丧失了理智,他隔着桌子,扑向多纳蒂。表面上看,多纳蒂毫无防备,可没想到,他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猛地向后一挪,随即抬起双脚,对准莫里森的肚子……莫里森一下子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他不停地咳嗽,踉跄着向后退去。
“坐下,莫里森先生,”多纳蒂心平气和地说,“理智点儿,让我们接着谈。”
当他呼吸顺畅了之后,莫里森按照吩咐坐了下来。噩梦总有结束的时候,不是吗?
·多纳蒂进一步解释说,戒烟公司采用的是十步惩戒法。第六、七、八步包括多次进入“兔笼”
(电流增强)和更严酷的鞭打。到了第九步,他儿子的手臂就保不住了。
“那么第十步呢?”莫里森嘴巴发干。
多纳蒂凄惨地摇了摇头,说:“莫里森先生,到那时,我们就放弃了。您属于百分之二不可改造的对象。”
“你真的放弃?”
“说说而已。”他打开一个抽屉,把一把点四五口径的手枪放在桌上。他微笑着看着莫里森的眼睛,“但是,就是那不可改造的百分之二也无法再抽烟了。我们保证。”
星期五晚上的电影是《警网铁金刚》,辛迪喜欢的类型,可是,莫里森如坐针毡,一个劲儿地抱怨,一小时后,她再也无法集中精神了。
“你到底怎么了?”在电台识别的时候,她问他。
“没什么……一切,”他发火了,“我正在戒烟。”
她哈哈大笑,说:“什么时候开始的?五分钟前?”
“从今天下午三点开始的。”
“你真的一直没再抽烟?”
“没有,”说着,他开始咬自己的大拇指,指甲已经被他啃到指甲根了。
“太好了!你怎么想起来要戒烟的?”
“你,”他说,“还有……还有阿尔文。”
她瞪大了眼睛。电影继续开演,可她没有注意。
迪克很少提及他们那个弱智的儿子。她走过来,看着他右手边上那只空烟灰缸,然后又盯着他的眼睛。
“迪克,你真的想戒烟?”
“真的。”如果我去报警,他在心里默默地补充说,辛迪,那些受雇的打手还不找上门来,打得你满地找牙啊!
“我真高兴。哪怕你不成功,迪克,我们娘俩也得好好谢谢你。”
“哎呀,这一次,我想我会成功的。”说话的时候,他想起多纳蒂抬腿踢他的时候眼睛里露出的杀人凶光。那天晚上,他没有休息好,睡睡醒醒。凌晨三点,他彻底醒了,再也睡不着了。他对香烟的渴望如同发低烧一般。他走下楼,来到自己的书房。
书房位于房子的中央。没有窗户。他打开书桌最上面的抽屉,往里面看,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里面的烟盒吸引住了。他四下张望,舔舔嘴唇。
多纳蒂说过,第一个月,不断被监视。接下来的两个月,一天十八小时被监视——可他不知道是哪十八个小时。第四个月,也就是大部分人容易复吸的关键时段,“服务”将会恢复至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问断监控。其后的八个月里,一天累计监控十二小时。以后呢?在客户的有生之年,随机抽查。
有生之年。

其次,孩子,我希望你是一个踏实的人。人生太过短促,而虚的东西又太多,你很容易眼花缭乱,最终一事无成。
如果你是一个美貌的女孩子,年轻的时候会有许多男性宠你,你得到的东西过于容易,这会使你流于浅薄和虚浮;如果你是一个极聪明的男孩,又会以为自己能够成就许多大事而流于轻佻。
记住,每个人的能力有限,我们活在世上做好一件事足矣。写好一本书,做好一个主妇。不要轻视平凡的人,不要投机取巧,不要攻击自己做不到的事。你长大后会知道,做好一件事太难,但绝不要放弃。
你要懂得和珍惜感情。不管男人女人,不管墙内墙外,相交一场实在不容易。交友的过程会有误会和摩擦,但你想一想,偌大世界,能有缘结伴而行的又有几人?你要明白朋友终会离去,生活中能有人伴你在身边,听你倾谈,倾谈给你听,你就应该感激。
要爱自己和爱他人,要懂自己和懂他人。你的心要如溪水般柔软,你的眼波要象春天般妩媚。你要会流泪,会孤身一人坐在黑暗中听伤感的音乐。你要懂得欣赏悲剧,悲剧能丰富你的心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