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伤痕当酒窝 ,把伤痕当酒窝,经典美文网

大哥冷淡的说:“你应该等一二两年,你找到这份工作才几个月,这样短的日子,人家在试用你,你也在试用人,结婚太冒险了。”
我静默了一些时候,我说:“毛毛也可以赚钱。”
大哥的声音更冷淡,“一个钟点女工也比她赚得多一点。”他说:“不做也罢,索性在家好
了。但是还有一样,父母不是要跟你同住?”
“是的,照原定计划。”
“将来如果有冲突,不要埋怨。”
我不吭。
坐了一会儿我告辞了。
再到二哥那里去。
二哥不在,我只好告诉二嫂,二嫂很代我高兴,她说:“结婚是好事,冷暖到底有人知道。”
是的,商业社会这么忙,不是亲蜜如夫妻,有谁关心另外一个人的疼痒?
我想起一个女孩子写给她爱人的信:“你走了……我们都活着………”谁也没有因为他走了而活不了去。
自二哥家告辞出来,回家,我沉思了很久很久。
终于我睡着了,一共睡了六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燃了一枝烟,吸半晌,然后出门去接毛毛。
毛毛显得很高兴,她精神焕发地吻我一下,我默然。
我不觉得有什么快乐,但是不结婚我一样不高兴。
我把戒指交给她,她套上看了半晌!异常满意。
我们带了身份证去登记,佳期在三星期后,吃茶的时候我吃得很多,一种自暴自弃,做人不外如此,结婚生子,生老病死。
天是黄梅天,非常潮湿,衣服穿得多太暖,穿得少又阴恻恻,可恶的天气。
我们告别,我去上班,她去看新居有什么要添置的。
毛毛并不见得十分有头脑,但主持家务是女人的天性,相信她可以学习。
在公司里我沉默寡言,一点喜意也没有。
烟也抽得比平时多。
第二天陪毛毛去买一件丝绒套装做婚服,她雀跃着。
我看着她,无异地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为什么我要把辛苦赚来的钱供她使用?
我其实并不需要一个妻子,因为我还是十分的爱自己。
我温和的搂着她,这个女子将会成为我的妻子,我们的子孙,将来自她。
我叹息的想:我的妻子!
我们坐出租车去吃饭。
毛毛不断的在说话、挥手,乐得非常,我静静听着她的远见。
我说:“毛毛,记得要与我父母和平共处。”
“是的,我懂得。”
我仍然觉得空虚,没想到年轻时的幻想毕竟是一场梦,我并没有发财,并没有成名。 
我说:“毛毛,孩子无论如何是三年后的事,希望你明白。”
她说:“我明白。”
不久我们便结了婚。
毛毛带着她的衣物搬进来。
她想到台湾去渡蜜月,我不想去,也是出一遭门,那么麻烦那么近!我真不想去,毛毛迁就了我。
她不会持家,菜烧得很糟,手忙脚乱,但是她既然肯尝试,我也不怕吃,我帮她洗碗,两个人都忙得筋疲力尽。
她觉得她是为我牺牲了,我却愿下班回来吃只汉堡饱,看电视,逍遥自在!有空打电话约会一些女孩子,
做一个女人,结婚是港口,嫁得好,她一生衣食不用愁,值得赌一记,但是男人就似在平静转为艰苦。
我是不该结婚的,因为我埋怨甚多。
父母相继也搬进来,我们把书房腾出来,一个小楼宇中住了四个人,顿时显得非常拥挤,毛毛有点失望。
样样都整理好了,毛毛坐在沙发中发呆。
我说:“快去洗澡吧。你是怎么了?快制水了。”
她说:“爸爸在里面。”
我说:“噢。”
我们请了一个钟点女工,晚上煮一顿饭,中午胡乱吃些什么。
两星期后,毛毛跟我说了一番话。
她说:“我想找工作做。”
“为什么?”我问。
“在家里,很闷……”
“你可以找些事做,像清洁家具,缝纫……”
“我一个人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毛毛说。
来了。
“你知道父母亲,我跟他们没话可说,对着很尴尬。”
来了,我真是自寻烦恼,女人是永远没有满足的。
“所以我想出去工作,至少可以避开八个钟头。”
“避开?”我反问:“我父母是什么洪荒猛兽?没有那么严重吧?”
“你不明白的。”
“是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我说:“我很累,我要睡觉,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我没那么空。”
我睡了。
她或者哭了,或老没有,我没去理她,我不能从大到小都对她负责,我自己也是一个无能可怜的人。
自悲与自怜,充满了我的心,我不出声。
第二天早上,毛毛没起床,我与父母吃完了早餐,便去上班。
下班,母亲跟我说:“毛毛说娘家有事,回去住几天。”
“哦。”我打开了晚报。
“你跟她吵架了吗?”母亲很关心的问。
“没有。”我说。
如果毛毛以为我有空去求她回来,她错了,我忙得要死。
同学老蔡打电话给我:“晚上有夜校请教师,你去不去?”
我笑,“不去。”
“有个中学生请家庭教师,每天两小时!一星期六日,八百元一个月,去不去?”
“这么好的薪水?”我反问:“教什么?”
“物理化学地理,纯数生物。”他说:“我教不了。”
我说:“呵?几年级?”
“中学四年级。”
“我接下来,住什么地方?”
“又一邨。”
“晚上八时到十时,我会准时到,你可以把我的博士论文拿去给他们看。”
“真没想到博士连这种鸡碎也要吃。”老蔡笑。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说:“如今做人,也不行了,赚多一点好一点,况且晚上这一段时
间,很难打发,我也不过是看看电视而已。”
“那好,我去通知他们。”
他挂了电话。
母亲听到了我的对白,她说:“你也不必太辛苦了。”
“不辛苦的,”我说:“我喜欢教书。”
她笑笑。
毛毛没有打电话来,我也没有打电话去。
我睡了。
第二天上班,老蔡找到我,他说:“今天晚上就开始教书,”他把地址告诉了我。
我有点高兴,多了这八百元,我又可以多点自由,如今当家的是母亲,我的零用减至不能再
我打一个电话到毛毛娘家,她来接电话。
我说:“毛毛,你可以回来了,如果生气,你可以说出来。”
她说:“我觉得你变了,你不是我要嫁的那个杰。”
我说:“毛毛!我们不要在生活中用小说对白好不好?”
她说:“你讨厌我?”
我说:“你是否要我在以后的三十年中天天说‘我爱你‘?”
“不是。”她说:“但至少–”
“毛毛,我只觉得我的担子很重,我心情不平稳,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平静下来,暂时我不适应婚姻生活,你呢?你觉得是否应该帮我?”
“你是在提醒我,是我要结婚的!”她摔了电话。
她很幼稚。

爱人是自由的,不爱人也是自由的,没有比强逼别人接受爱情更荒谬的事情。每个人有资格去爱另一个人。但是这另一个人也有权选择。
作为男人,对一个女人死缠烂打,真是差劲,然后忽然之间自杀示威,好叫对方抱歉一生。这种行为,实在很卑鄙下流。
双方相爱,无法结合,抱在一起死了,虽然懦弱,倒还合理。一个人无端端的自杀,是莫名其妙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