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女人嫁给谁都幸福 ,有一种女人嫁给谁都幸福,经典美文网

不常去书店的另一个理由是新翻译的外国小说数量眼看着减少下去了。科幻啦侦探啦冒险小说啦固然相当之多,但这类东西委实玉石混淆良莠不齐,即使我( 一段时间曾看得入迷) 近来也很少伸手了。仔细查看,发现新出的翻译小说少而又少。出版社里的人说纯文学翻译几乎——或者不如说根本——卖不动。总之情况令人遗憾。
还有,我本身阅读时间的减少也是个原因。最近每次见到出版社的人,都听到他们异口同声地抱怨如今的年轻人不好好沉下心来读书。我也随声附和说“是吗,那不好办啊”。但回想起来,发觉自己也不怎么读书了。十几岁的时候,《卡拉马佐夫兄弟》、《约翰·克利斯朵夫》、《战争与和平》和《静静的顿河》分别看了三遍,想来真有隔世之感。当时反正只要书有厚度就欢天喜地,甚至觉得《罪与罚》的页数都不够多。同那时比,如今的阅读——尽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老读一本书的倾向——已减少到了五分之一。

“怕什么?”女的理直气壮,说完就要按下玻璃窗,伸头出去咒骂。
“别……别……”男人慌忙阻止。
好在的士司机已经不耐烦,越过双白线,开车往前去。
“跟着他走!跟着他走!”女人再次命令,“老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那是犯法的呀!警察抓到会抄牌的呀!”男人抗议。
“人家怎么不怕?”女的以轻视的目光看着男人,“要抓也是抓他去,你……你……”
男人在女人还没讲到“没种”这两个字之前,战战兢兢地把车驶出双白线,超过别人的车子。
忽然迎面来了几辆车,喇叭声大作,男人即刻把车子闪到一边,险过剃头地避开,捏了一把冷汗。
打躬作揖地要求排长龙的司机让一让,才能将车子驾进去,但是他们不买账,一车跟一车地贴得紧紧的,绝对不腾出一点空间。
“冲呀!”女人斩钉截铁地命令。
男人即刻照做。
这次,迎面来的是一辆运货柜的大卡车,嘭的一声巨响,撞个正着,奔驰的车头已扁,冒出浓烟。
女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看丈夫有没有受伤,她尖叫:“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货车中跳出两名彪形大汉,直往车子走来,男人心中叫苦:“完了,这次完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