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玩小嫩苞小说 ,老汉玩小嫩苞小说,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启明

鲍勃.曼森夫妇在附近的大城市奈尔斯登上沃尔弗里恩公司的火车,大约二十小时后,在纽约的中央大火车站下车。跟从加利福尼亚搬到密歇根州那一大步相比,这次像是坐了趟过山车。
丽塔跟他们见了面,她是凭鲍勃的行李箱上的名字缩写认出他来的。本来鲍勃没办法认出丽塔。她跟珍妮一样大,三十五岁,鲍勃原想着丽塔是三十五岁的样子,可是她看上去却好像年轻十岁,而且漂亮得让布坎南的梅森家族里谁都望尘莫及。还有那穿着!像他待过的洛杉矶那儿无处不有的女孩一样。
“哦,姐姐,你肯定这是你吗?”
“我变了吗?”丽塔笑着说。
“没有你应该的变化大,”鲍勃说,“所以不容易认出来是你。”
“哎,你可真的是变了。”丽塔说,“看看——有二十年了,不是吗?你当时十四岁,当然没留胡子。可是就算你的脸刮得干干净净,你也一点也不像我记得的鲍勃。这是珍妮啊,”她又说,“哇!”
“是我。”鲍勃的太太承认了。
她露出微笑,丽塔第一次注意到她的牙齿。能看到的大部分是金牙,干这活的牙医显然正急着赴三缺一的牌局。丽塔、鲍勃及太太由一个红帽子搬运工陪同,穿过了贝尔特摩饭店,到了四十三街,基茨把丽塔的轿车停在那里。基茨从红帽子手里拎过为数不多的几件行李,从头到脚打量了刚到的两人。“西尔斯百货的鲁巴克牌。”他自言自语地说,因为他来自威斯康辛州的詹尼斯维尔。
“噢,忘了拿你们的大衣箱!”发动汽车后,丽塔脱口说道。
“我们没带大衣箱。”鲍勃说。
“我们只能待两个星期。”他太太说。
“那不是好像太短了嘛。”丽塔说。
“我知道,可是一年里的这种时候,鲍勃不喜欢撂下他的花园不管。我们让老吉姆.普莱斯顿照顾,可是谁也不会放心地指望别人能像自己那样照顾花园。”
“那儿还跟以前一样吗?”
“大不一样了!他第一次来到东部的时候,样子糟糕得很。”
“来到东部?”
“我是说,来到密歇根州。可是鲍勃花了——你收拾好花了多少钱,鲍勃,大约是?”
“有两千块。”鲍勃说。
“我想快有两千一或者两千二了。”他太太说。
“嗯,两千上下吧。”
“超过两千了。”她太太坚持道。
“小心。”鲍勃喊了一声,把两个女的吓了一跳。
他们这时到了五十九街的桥上,基茨在无数卡车和葬礼车队——上午十一点时,桥上多是这种车——中间见缝插针地开。
“怎么回事,你吓死我了!”丽塔说。
“我以为我们要撞上那辆里奥牌汽车。”鲍勃解释道。
“只要不是他开车,鲍勃都紧张得要命。”珍妮表示歉意,“我经常觉得,自己会开车的人在
“你们真的该买台收音机!”钟敲九点时,鲍勃说。
九点半的时,大家各自就寝。

你的自觉慢慢被培养起来。走在人潮汹涌的台北东区或香港旺角,你停下脚步一抬头,就看见,那人潮里一张一张面孔都是青年人。街上一家一家服饰店的橱窗里,站着坐着摆出姿态的模特儿身上,穿的全是里层比外层突出、内衣比外衣暴露的少女装。不知怎么,你被夹在一群叽叽喳喳在衣服堆里翻来翻去的少女中间,她们不时爆发出无厘头且歇斯底里的笑声,你好像走错了门。转身要开出一条路时,后面店员大声唤你:“太太,要不要看这个——”你以为他会叫出“欧巴桑”来。你准备好了。
你和朋友在饭店的酒吧台上小坐。靠着落地长窗,钢琴的声音咚咚响着,长发的女郎用假装苍凉的声音低地唱着。窗外的地面有点湿,台北冬天的晚上,总是湿的。一个中年的女人,撑着一把花伞,走过窗前。她的脸上有种凄惶的神情。也许拒绝和她说话的儿子令他烦忧?也许家里有一个正在接受化疗的丈夫?也许,她心中压了一辈子的灵魂的不安突然都在蠢动?
朋友用她纤细的手指夹着红酒杯,盈盈的笑着。五十岁的她,仍旧有一种烟视媚行的美,丰润饱满的唇,涂了口红,在杯口留下一点胭脂。她正在问你,要不要加入她的“俱乐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