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攻让学渣受边做题边h ,学霸攻让学渣受边做题边h: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宠爱自己的孩子却漠视别人的孩子,孝敬自己的父母却欺凌别人的父母,善待自己的兄弟却盘剥别人的兄弟,荫护自己的眷属却虐待别人的眷属,爱惜自己的姐妹却侮辱别人的姐妹,扩充自己的钱包却压榨别人的钱包,造福自己的家乡却掠夺别人的家乡……
天使与魔鬼,两种人格,两个身份,两套本能。
而这,每天都发生在贪官、恶奴、街霸、骗子、奸商、盗贼身上。偶尔,也会若无其事地发生在普通人身上。一个好的时代,应最大限度地消解以上荒谬和悖论。

前面的人拿着狗食准备离开了。收银员已经开始工作了,一只手的手指跳动在键盘上,另一只手取着斯蒂芬的物品。他从手推车里拿出鲑鱼,低头瞧了一眼凯特,冲她眨了眨眼。她笨拙地模仿他,皱着鼻子闭上了眼。他放下鱼,向收银员要了一个购物袋。收银员伸手到架子下面扯了一个出来,他接过袋子,转过了身。凯特不见了。这一列中没人排在他后面。他从容不迫地将手推车推到一边,心想她可能弯腰躲到柜台后面去了。随后他走了几步,朝惟一一个她来得及去的通道四下里看了看。接着他回到原地,左右瞧了瞧。一边是成列的顾客,另一边是空地,镀铬的旋转门,还有通向人行道的自动门。这时一个穿大衣的人可能正匆匆从他身边走开,但此刻斯蒂芬正在寻找一个三岁的小孩,而且马上担心街上的车辆可能对她造成的伤害。
这种担心是假定的、以防万一的。当他挤出人群,来到宽敞的人行道上时,他知道凯特不会在那里。凯特在这方面不爱冒险。她不是一个爱四处乱窜的人。她太合群了。她更愿意和身边的人呆在一块儿。再说,她也害怕交通。他转身回来,松了一口气。她还呆在商店里,这也就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危险。他希望见到她从收银处成队的顾客后面钻出来。在最初一刹那的担忧之中,由于找得太急切、太匆忙,看漏掉也是常有的事。然而,当他走回来的时候,他却感到一阵恶心,喉头收紧了,脚底也讨厌地轻飘起来。他无视那位收银员不耐烦的频频示意,走过了所有柜台,一阵凉气升到他的胃部顶端。他收敛着步子跑起来——仍然对自己的表现是否愚蠢有所顾忌——跑遍了所有通道,经过成堆的橘子、厕所卷纸和汤料。直到他回到起点,他这才抛开所有礼仪,深吸一口气,大声喊起凯特的名字来。
现在他迈开大步,高声叫着女儿的名字,脚步沉重地走到通道尽头,并再一次朝门口走去。周围的人都转过脸来看他。没有人把他错当成跌跌撞撞闯进来买苹果酒的醉鬼。他的恐惧太明显,太强烈,情感的热量充溢了整个冷冰冰、亮晶晶的物理空间,叫人无法忽视。片刻间,四周所有的购物活动都停止了。手提篮和推车放到一边,人们聚拢来,谈论着凯特的名字。不知怎的,大家很快都知道了,她只有三岁,最后一次被看见是在收银台旁,她穿一条绿色粗布裤子,抱着一只玩具毛驴。母亲们的脸绷紧了,警觉起来。有几个人曾看见这个小女孩坐在手推车里。有人还记得她身上毛衣的颜色。这个无名的商店变成了脆弱单薄的一层壳,在它下面,人们不断地议论、推断、回忆着。围着斯蒂芬的一群顾客向门口走去。他身边站着那位收银小姐,她脸色关切而严峻。此外还有一些穿着棕色、白色或是蓝色外套的超市管理人员,他们突然不再是仓库管理员、副经理或是公司代表,而变成了父亲,潜在的或真实的父亲。他们现在全都走到人行道上去了。一些人围着斯蒂芬或是询问或是安慰,而另一些人——他们更实际些——朝不同方向分散开来,走到附近商店门口去看了看。
丢失的小孩属于每一个人。但斯蒂芬却是孤零零一个人。他的眼光穿过不断凑近的好心人的面孔,落在远处。他们同他无关。他们的声音传不到他耳里,他们阻碍了他的视野,挡住他看到凯特。他得把他们推到一边,从他们中游出去才能找到凯特。他感到气闷,无法思考。他听到自己说出“拐骗”这个词,它立刻被传到人群外围,传到被这番骚动吸引过来的过路人那里。那个手脚麻利的高个子收银员,看上去那么坚强,现在却哭了起来。斯蒂芬不由对她产生了片刻的失望。就好像受了他说的那个词的召唤,一辆溅满泥点的白色警车驶过来停在路边井栏旁。官方的出现让灾难进一步得到了证实,这让斯蒂芬感到恶心。喉咙里有东西直往上涌,他弯下身子。可能自己病了,但他一点也不记得了。接下去又是超市,这一次本着秩序和适当的原则,对陪同他的人做了挑选:一位经理,一名年轻女士,她可能是私人助理,一位副经理,还有两个警察。一切突然安静下来。
他们正快步朝宽敞楼面的后部走去。过了一阵子,斯蒂芬才意识到自己不是领头的,而是跟班。商店里已经清场,没有顾客了。从他右边的平板玻璃窗看出去,可以看到一个警察站在外面做笔录,周围围满了顾客。一片寂静中,经理一个人很快地说着话,他一半在假设,一半在抱怨。那个孩子——他知道她的名字,斯蒂芬想,但他所处的位置不允许他叫出来——那个孩子可能溜到库存仓库里去了。他们本该一开始就想到这一点。不管他劝告了下属多少次,冷冻库的门有时还是会忘了关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