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翔棋 ,简翔棋是前“棒棒堂”人,艺名为小马。后来作为我国

几天以后,收报纸订金的人走了之后,我猛然发现在他找给我的零钱里竟不露痕迹地掺着一张残破的千元钞票。眼前这张虽然不象是上次到我手里来过的那张,可是,那随随便便的粘贴方法太令人难忘了,一定是同一个人干的。
糟糕!我懊悔着。但是,为时已晚,收款人早骑着车跑了。
我马上出门在书店买了一摞杂志、新书什么的,照旧是用两张千元钞票蒙混过关。这些读物对我来说并不是非买不可,然而,当我处理掉这个麻烦时,觉得肩上轻松多了。
从那以后,每个星期总有那么一两张残破的千元钞票转到我手上。这些钱经常巧妙地混迹于零钱之中,藏身于整齐的钞票之下。说不定售货员就是故意把破钞给我的。
每当收进了这样的钞票我就到站台前的商店街去花千几百元买些东西或吃顿饭。
破钞票是变着法子花出去了,可是,我惶惑不解的是哪来这么多千元一张的残票。如果是同一人所为,那家伙一定不正常。他为什么要把这样多的纸币撕破?说不定他是个对撕钞票有特殊爱好的偏执狂。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破钞票的流通一直在巧妙地进行着。其中最关键的是使用它们时如何不被对方发现。在这种时候我总是倍加小心,同时,也随时提防售货员在找零钱时大模大样地把破票塞给我。
一天,我到药店去买感冒药,在售货员找钱时我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售货员竟然把一张残破的千元钞票放在最上面!这下可让我抓了个人赃俱在。
售货员发现自己做错了事而大惊失色,正当她惊慌地想把那
张票子收回去时被我一把捺住。
“这件事,你怎么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