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秋节的美文 ,关于中秋节的文章,描写中秋节的文章大全,经典美文网

他从皮夹克口袋里掏出半张报纸来。“这是今天的日报。1951年12月10日的《洛杉矶时报》。民防公告上说要给我们的垃圾车配无线电。”
“哎呀,来点音乐有什么不好的?”
“不是音乐,你没懂,不是音乐。”
他张开粗糙的大手,用一只干净的指甲慢慢地比画着,想在手心里把一切都写下来,好让两个人都能看清。“通知里说市长下令给城里每辆垃圾车都安上发射和接收天线。”他眯起眼看着自己的手。“等我们的城市被原子弹袭击了,那些无线电就会被用来联络我们。到时候垃圾车就要被派去收尸体。”
“嗯,这是很实用的,如果——”
“垃圾车,”他重复道,“出去收尸体。”
“那总不能让尸体就这么都横在街头吧?得把尸体拉回来然后——”妻子慢慢合上了嘴,缓缓地眨了眨眼睛,就一下而已。他注视着她眨眼。而后,她转过了身,动作僵硬得仿佛是有人在推着她转似的。她走向一把椅子,停住,好像在思考要怎么办,随后直挺挺地坐了下去,再没说一个字。
他听着自己的腕表嗒嗒的走着,脑子里却在想别的事。
终于她大笑起来:“他们一定是在开玩笑!”
他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从左挪到右,又从右挪到左,一切都像是慢动作回放。“不是玩笑。他们今天就在我的卡车上装了接收器,说如果工作中收到警报,就赶紧把车上的垃圾随便倒了。只要上面呼叫,我们就必须即刻赶赴现场,把死尸运走。”
厨房里的水烧开了,咕嘟咕嘟地沸腾。五秒钟后她才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摸索到门口,走了进去。沸水翻滚的声音停了下来,她回到门边,走到他面前。他依旧坐着,脑袋动都没动过一下。
“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们分了小队,排了中士、上尉、下士,诸如此类。”他说,“连应该把尸体运到哪儿都告诉我们了。”
“所以你纠结整整一天了。”她说。
“今天一早就开始了。我觉得现在我不想当垃圾工了。以前我和汤姆把这当做游戏,并乐在其中。这也是不得已,收垃圾是件苦差事,臭气熏天的。但努努力还是可以苦中作乐的,我和汤姆就是这样。通过辨别人家丢的垃圾,我们能对其底细略知一二。富人家扔的都是牛排的骨头,穷人家则是生菜和橘子皮。我知道这挺蠢的,但总得尽力找点乐子吧,不然干这工作干吗?而且开着自己的卡车,挺有自己做主的感觉。虽然每天要早早出门,而且是在室外工作,但看着旭日初升,整座城市逐渐热闹起来,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但是现在,就在今天,这些美好瞬间都灰飞烟灭了,再也回不去了。”

搞哲学所需要的直觉,和日常生活中的直觉还不太一样,可以称之为高级直觉,或者理性直觉。按照康德的分法,人的认识能力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就是感性、知性和理性。其中,感性面对现象,知性用逻辑来整理现象,理性则追问本体,是一种形而上冲动。高级直觉和这里面的感性和理性有关,就是感性加上形而上冲动,而感性则是理性的前提。
现在我们可以来分析一下女人搞哲学的长处和短处了。女人长于感性,在这一点上女人占优势。男人长于知性,酷爱逻辑,容易导致感性的退化。形而上冲动意义上的理性,应该说属于一切天才,不论性别,但总的看来在男人身上好像更强烈一些。不过呢,通过怀孕、生育和哺乳,女人用身体体会自然的神秘,又在形而上体验方面占了优势。所以歌德说:永恒的女性,引导我们走。我同意林语堂的评价:男人懂得人生哲学,女人却懂得人生。如果男人不听女人的指导,他搞出的人生哲学必定是对人生的歪曲。现在大家都在谈哲学的危机,这个危机就在于男人们老想用逻辑来满足形而上的冲动,这条路走不通,甚至南辕北辙,离人生的根本越来越远。所以,女性的智慧可以为解决这个危机做很大的贡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