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分钟 ,等一分钟,经典美文网

到底哪一套讲法才是真的呢?我们很难确定。我只知道后面这条新消息,恰巧可以反照出我们的第一反应原来不一定是对的,那两行清泪原来还有很多种诠释的可能。为什么在没有主角本人确认的情况下,我们会这么迅速这么直接地就把它们往爱国上联想呢?也许这多少是我们自己认知方式的折射,你心里记挂着什么,你就看到什么。
我们那么重视爱国,那么容易被一个爱国者感动,但这并不表示我们都能理解这种情感的复杂。且以郑大世为例,假设他真是为了祖国的骄傲而哭泣,可是以他的成长背景和生活环境,他这种爱国的情绪难道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
根据报道,郑大世的父母是在日韩侨,所以他自小就在日本长大,对他现在认同的朝鲜没有半点切身的生活体验。他使用苹果的iPhone手机,喜欢玩网上电子游戏;他喜欢自己的同胞从来没有听过的摇滚乐,他穿自己的同胞存一辈子钱都可能买不到的名牌时装;他希望日后能够转型走上娱乐界的道路,就像贝克汉姆一样,甚至娶一个红遍东亚的Wonder Girls回去当老婆,然而朝鲜有谁听过Wonder Girls的名字呢?

“怕什么?”女的理直气壮,说完就要按下玻璃窗,伸头出去咒骂。
“别……别……”男人慌忙阻止。
好在的士司机已经不耐烦,越过双白线,开车往前去。
“跟着他走!跟着他走!”女人再次命令,“老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才能赶到?”
“那是犯法的呀!警察抓到会抄牌的呀!”男人抗议。
“人家怎么不怕?”女的以轻视的目光看着男人,“要抓也是抓他去,你……你……”
男人在女人还没讲到“没种”这两个字之前,战战兢兢地把车驶出双白线,超过别人的车子。
忽然迎面来了几辆车,喇叭声大作,男人即刻把车子闪到一边,险过剃头地避开,捏了一把冷汗。
打躬作揖地要求排长龙的司机让一让,才能将车子驾进去,但是他们不买账,一车跟一车地贴得紧紧的,绝对不腾出一点空间。
“冲呀!”女人斩钉截铁地命令。
男人即刻照做。
这次,迎面来的是一辆运货柜的大卡车,嘭的一声巨响,撞个正着,奔驰的车头已扁,冒出浓烟。
女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看丈夫有没有受伤,她尖叫:“要是你听我的话做,不是没事吗?”
货车中跳出两名彪形大汉,直往车子走来,男人心中叫苦:“完了,这次完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