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法网 ,正确的活法,经典美文网

我把装水罐的小车推到畜棚时,正好听到妈妈说:“等莱尔德再长大一点,你就能有一个真正的帮手了。到时候我也能让她在屋里多帮帮我了。”她谈起我时,语气冷冰冰的,似乎是带着一丝遗憾和惋惜,让我忐忑不安。“我一转身她就跑了,就像在这个家里我从来没这个女孩儿似的。”
过去,我认为“女孩子”是一个象征着天真、纯洁的词,就像“孩子”这个词一样,意味着无忧无虑。现在看来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女孩子”和我原先想的不同,过去我觉得我就是女孩子,现在我才发现,“女孩子”显然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的,却是我必须去成为的。
爸爸血渍斑斑的围裙提醒了我,他通常会拿枪把马射死喂给狐狸吃。因为生活所需,我早就对动物的死亡习以为常了。但我仍会觉得有一丝羞愧,对父亲和他的工作,我的心里增添了一丝戒备和疏远。
两周后,我得知他打算打死另一匹叫弗洛拉的马。这一次我不打算去看了,这种事情看一次就够了。

自从空中有飞弹飞过,我们之中不少人突然变得特别亢奋。村里的巫师用耳语攻势暗示我们,从克利曼佳罗涌出的这些火流星是上天给我们的信号,所以神允诺我们的时间近了,经过几世纪的低下与卑微,我们部落终于要统治大河河谷了,未经开垦的大草原将遍植高粱和玉米。所以──这些巫师的意思是──就别再费心思考如何改变现况了,要相信上天,守着祂的阳光使者,别再追问了。
得说明的是,尽管我们是靠采椰子维生的贫穷部落,可是对外界发生的事可知道得一清二楚:我们知道什么是原子弹,它的原理,要多少钱;我们知道除了白人会像被机枪扫射那样全体死于非命,他们居住的城市也会像高粱地一般被铲平,整个地表变得干裂、千疮百孔,寸草不生。没有人会忘记原子弹是邪恶的武器,包括我们的巫师,甚至还在神的授意下诅咒它。不过把飞弹当作上天的火流星也不赖,这样我们就不至于太担心,胡思乱想,只是脑中偶尔还是会闪过那个念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