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一寸进入萧熏儿的身体里 ,看老外一寸一寸进入妻子里面,卫生间里被老公好友玩到

“一定一定。”她殷殷答应,“你也一定要去我那里呀。”
“一定一定。”
沉默。
“饿不饿?渴不渴?那边卖有吃的。”我笑道,“来这儿可别委屈。”
“我才不生分呢。倒是你,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别光顾着照顾我。”她忙说。
互相的谦让已经显出几分生分了。
“爸妈身体还好?”——忽然想起,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
“还好,”她的口气稍稍迟疑,“就是都有点儿高血压。”
“那一定要注意呀。”我的心里一阵轻松。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谈话点儿。——我的母亲曾经患过高血压,我在高血压方面的知识几乎等同于半个专业医生。
我们谈了足足有十二分钟的高血压。
发车时间终于到了。我们依依不舍地牵手,款款深情地揽肩,你给我掸尘土,我帮你抿头发,及尽了朋友间的肢体语言来为离别的氛围助兴。
时间到。有乘客催车。售票员不耐烦地解释:“还要再等上几分钟,有个人约好了要来坐这趟车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