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HTTP_USER_AGENT - assumed 'HTTP_USER_AGENT'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www.moyu-edu.com/zwp-iouqt on line 1
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男友抱我到他房间揉我,付出从来不可能白费,越努力越 – 墨鱼文库

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男友抱我到他房间揉我,付出从来不可能白费,越努力越

鲍勃.曼森夫妇在附近的大城市奈尔斯登上沃尔弗里恩公司的火车,大约二十小时后,在纽约的中央大火车站下车。跟从加利福尼亚搬到密歇根州那一大步相比,这次像是坐了趟过山车。
丽塔跟他们见了面,她是凭鲍勃的行李箱上的名字缩写认出他来的。本来鲍勃没办法认出丽塔。她跟珍妮一样大,三十五岁,鲍勃原想着丽塔是三十五岁的样子,可是她看上去却好像年轻十岁,而且漂亮得让布坎南的梅森家族里谁都望尘莫及。还有那穿着!像他待过的洛杉矶那儿无处不有的女孩一样。
“哦,姐姐,你肯定这是你吗?”
“我变了吗?”丽塔笑着说。
“没有你应该的变化大,”鲍勃说,“所以不容易认出来是你。”
“哎,你可真的是变了。”丽塔说,“看看——有二十年了,不是吗?你当时十四岁,当然没留胡子。可是就算你的脸刮得干干净净,你也一点也不像我记得的鲍勃。这是珍妮啊,”她又说,“哇!”
“是我。”鲍勃的太太承认了。
她露出微笑,丽塔第一次注意到她的牙齿。能看到的大部分是金牙,干这活的牙医显然正急着赴三缺一的牌局。丽塔、鲍勃及太太由一个红帽子搬运工陪同,穿过了贝尔特摩饭店,到了四十三街,基茨把丽塔的轿车停在那里。基茨从红帽子手里拎过为数不多的几件行李,从头到脚打量了刚到的两人。“西尔斯百货的鲁巴克牌。”他自言自语地说,因为他来自威斯康辛州的詹尼斯维尔。
“噢,忘了拿你们的大衣箱!”发动汽车后,丽塔脱口说道。
“我们没带大衣箱。”鲍勃说。
“我们只能待两个星期。”他太太说。
“那不是好像太短了嘛。”丽塔说。
“我知道,可是一年里的这种时候,鲍勃不喜欢撂下他的花园不管。我们让老吉姆.普莱斯顿照顾,可是谁也不会放心地指望别人能像自己那样照顾花园。”
“那儿还跟以前一样吗?”
“大不一样了!他第一次来到东部的时候,样子糟糕得很。”
“来到东部?”
“我是说,来到密歇根州。可是鲍勃花了——你收拾好花了多少钱,鲍勃,大约是?”
“有两千块。”鲍勃说。
“我想快有两千一或者两千二了。”他太太说。
“嗯,两千上下吧。”
“超过两千了。”她太太坚持道。
“小心。”鲍勃喊了一声,把两个女的吓了一跳。
他们这时到了五十九街的桥上,基茨在无数卡车和葬礼车队——上午十一点时,桥上多是这种车——中间见缝插针地开。
“怎么回事,你吓死我了!”丽塔说。
“我以为我们要撞上那辆里奥牌汽车。”鲍勃解释道。
“只要不是他开车,鲍勃都紧张得要命。”珍妮表示歉意,“我经常觉得,自己会开车的人在
“你们真的该买台收音机!”钟敲九点时,鲍勃说。
九点半的时,大家各自就寝。

我说,你听我说。我每天伏在桌前,不辨晨昏地写作。在电脑上敲出一个字,最少要击键两次。就算这个戒指五克重吧,手起手落,一个字就要多耗十克的重量。天长日久地下来,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假设我要写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这小小的戒指就化作十吨的金坨,缀在手指的关节上,该是多么大的负担!要做的事情太多,路远不胜金。
先生说,要不我们买一条金项链,你写作的时候脖子总是不动的。
我说,我不喜欢项链的形状,它是锁链的一种。我崇尚简洁和自由,觉得美的极致就是自然。再说,我多年前就被X光判了颈椎增生,实在不忍再给沉重如铅的脖子增加负担。
先生叹了口气说,作为一个女人,你浑身上下没有一克金,真的不遗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