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HTTP_USER_AGENT - assumed 'HTTP_USER_AGENT'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www.moyu-edu.com/zwp-iouqt on line 1
美男九个已足够 ,同侍一妻玥依紫恋,妖孽美男成群,美男九个已足够蓝夕夜 – 墨鱼文库

美男九个已足够 ,同侍一妻玥依紫恋,妖孽美男成群,美男九个已足够蓝夕夜

看样子,这是一个地道的乡下小姑娘,干枯的头发挽成银杏叶式,满是横裂纹的两颊红得令人感到不快。而且,耷拉着沾满油污的浅黄色毛线围巾的膝盖上,放着一只大包裹,那双抱着包裹、生满冻疮的手,小心翼翼地紧捏着一张红色硬席车票。我不喜欢小姑娘那张庸俗低劣的脸庞,对她那身邋遢的衣服也很讨厌,尤其令人生气的是她愚昧无知到连软席跟硬席也分辨不清。所以,我点着了香烟,也出于想忘掉小姑娘的存在,便漫不经心地把兜里的晚报拿出来摊在膝盖上阅读起来。这时,落在晚报上的户外光突然成了电灯光,几栏印刷低劣的铅印字特别清晰地呈现在眼前。不用说,火车已钻进了横须贺线上无数隧道中的第一号隧道。
许是为了安慰我那忧郁的心情,即便稍微浏览一下让灯光照亮的晚报,就可发现社会上也同样充满着平凡庸俗的人和事:和谈问题、新娘新郎、贪污事件、死亡广告??当火车钻进隧道的一瞬间,我不禁产生一种错觉,以为火车在朝着相反方向行驶,同时,机械地把这些索然无味的消息挨着看了过去。即便在这段时间里,我也每时每刻感到,那个脸上仿佛凝结着现实中各种卑鄙和庸俗的小姑娘正端坐在我前面。无论是在隧道中行驶着的火车和那个乡下小姑娘,还是充塞了平庸消息的晚报,全都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一个神秘、低级、无聊的人生。我感到一切都毫无意义,于是就把看了一半的晚报丢在一旁,又把头靠在窗沿上,死一般地闭上双眼打起盹儿来。

他愣愣地把塌陷的眼窝对着我,半天才说,对不住,我……不知道……蜡烛光……该有多大。荧火虫的尾巴……是多亮。那天听说停电,就赶紧批了蜡烛来卖,我只知道……黑了,难受。
我呆住了。那个漆黑的夜晚,即便烛光如豆,还是比完全的黑暗,好了不知几多。一个盲人,在为明眼人操劳,我还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他,我好悔。
后来,我很长时间没到他的摊子买东西。确信他把我的声音忘掉之后,有一天,我买了一堆杂物,然后放下了50块钱,对盲人说,不必找了。
我抱着那些东西,走了没几步,被他叫住了。大姐,你给我的是多少钱啊?
我说,是50元。
他说,我从来没拿过这么大的票子。
见他先是平着指肚,后是立起掌根,反复摩挲钞票的正反面,我说,这钱是真的。您放心。
他笑笑说,我从来没收到过假钱。谁要是欺负一个瞎子,他的心先就瞎了。我只是不能收您这么多的钱,我是在做买卖啊。
我知道自己又一次错了。
不知他在哪里学了按摩,经济上渐渐有了起色,从乡下找了一个盲目的姑娘,成了亲。一天,我到公园去,忽然看到他们夫妻相跟着,沿着花径在走。四周湖光山色美若仙境,我想,这对他们来讲,真是一种残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