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喜欢这首诗《夜晚的枫桥》,这首诗是用日语教科书写的,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您怎么看?

作为一个深爱唐朝的国家,日本人喜爱的唐诗很多。但要论一千多年来,叫日本人爱得持久,甚至爱到疯狂的一首唐诗,当属中唐诗人张继的这首《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在群星灿烂的唐代诗人中,一生坎坷的张继,只是其中小人物一枚。有关他的史料记载,至今十分寥寥。一首《枫桥夜泊》,也是他后来入选《唐诗三百首》的唯一代表作。但就是这么一首“普通作品”,却在邻国日本,实现了完美逆袭,自从漂洋过海“登陆”后,就是火热蹿红,甚至远远反超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等“唐诗明星”们,至今大红大紫。

《枫桥夜泊》在日本,究竟红到什么地步?以清朝学者俞樾的形容说:“其国三尺之童,无不能诵是诗者。”自从该诗诞生一千多年来,日本列岛历经战火更迭,但这首《枫桥夜泊》,却在日本口耳相传,代代深受青睐。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中小学教科书里,《枫桥夜泊》也是重点必考诗篇。不会《枫桥夜泊》?上学都没脸见人。

而且痴爱此诗的日本人,更对此诗充满了深深的情怀。诗句中提到的“枫桥”与“寒山寺”,都成了日本粉丝心中的圣地。甚至上世纪初,好些日本人跑来中国看还看不够,干脆又在日本东京都青梅市郊,有样学样造了“枫桥”与“寒山寺”。苏州寒山寺的巨钟,亦是1905年,日本工匠们铸好后赠送而来。某位日本前首相更是直言不讳:“苏州和苏州寒山寺是我向往的地方。”

甚至,只要瞧瞧每年12月31日,那些扶老携幼,蜂拥跑来苏州聆听寒山寺钟声的日本人,就可至一千多年里,这一首《枫桥夜泊》,在日本有着怎样震撼的影响。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日本人会对这首唐诗,爱到如此之深?直接一个原因,就是张继的这首诗,写得太过虐心。

作为一位半生历经挫折的落魄诗人,一首《枫桥夜泊》,是途径苏州的张继,满心伤怀的咏叹。先是“月落乌啼”,然后“江枫渔火”,凉薄的环境笼罩而来,然后城外的寒山寺里,“夜半钟声”遥遥而来,直达客船之中。凄苦中的一声钟鸣,空灵清远的效果,自然直穿人心。

这样的“虐心”风格,不但在唐诗中独一号,更对了日本人的审美胃口。日本的文学作品,最为推崇的,就是这种凄苦孤冷里的咏叹风格。包括日本文学史上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甚至日本经典的电影,都往往充满着这类相似的意境。而将这种风格做到极致的《枫桥夜泊》,自然也就触动了一代代日本人的心弦,引来多少感同身受的仰慕。

而更重要的原因,则是长期以来,日本人对中国唐代文化,一种浓厚的“寒山”情怀。

其实,整个《枫桥夜泊》,打动日本人的,不止是那孤独的忧伤,更有诗中的“寒山寺”三个字。这叫日本人无比仰慕,不惜隔空山寨的寒山寺里,也藏着一个在中国相对低调,却在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寒山。

寒山,出身官宦世家的唐代一代诗僧。这位寒山寺的创立者,《全唐诗》里存诗312首的牛人,一生倡导诗歌的白话风格,却不为当时人所理解。他的朗朗上口的诗歌,曾被同时代唐朝诗人的光辉所遮盖,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绽放出异彩,那通俗易懂的风格,同情民间疾苦的主题,越发受到后人的尊崇。其独特魅力,正如寒山本人生前所说: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不烦郑氏笺,岂用毛公解。

大约在中国元朝年间,寒山的作品传入到日本,然后就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推崇。比起唐代其他诗人来,寒山在日本,更成了另一种“红人”。不但诗作一版再版,甚至日本小说家森鸥外,更“加工”寒山的履历,写成小说《寒山拾得》,更成了20世纪日本的火热畅销书。对“寒山寺”的情结,自然就成了日本人心中,一种越发深深扎根的情怀。

因此,作为一首咏叹寒山寺的诗,《枫桥夜泊》也就“人气”持续飙升,成为了日本人心中,中国诗歌的不朽经典。热爱如此之深,虽说也叫好些国人咋舌称奇,却也证明了另一个硬道理:博大精深的中国诗歌文化,就是拥有这样恒久的包容力。

参考资料:《东瀛的“枫桥夜泊”情》、《寒山拾得》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

日本非常注重汉诗教育。

在日本游览,见一水库坝上,镌刻有两句唐诗:

谁知万里客,怀古正踟蹰。

当时,我就想,教育,不只是课堂上、书本上的。生活,才是最大的教育。你看人家,在石头上整两句唐代陈子昂先生的诗,立马让人俗虑顿消,而渐生怀古之幽情,达到了提升人生境界之良好效果。这比起那些空洞无物大而不当的标语口号来,高明很多。

唐代诗人白居易诗传入日本,因其明白晓畅,一时传诵。另一唐人张继先生的《枫桥夜泊》诗,在日本尤为知名,大约从天皇到平民、从丈二和尚到三尺童稚,无不倒背如流。此诗似已成该国之“国诗”也。张继诗固然极佳,而《枫桥夜泊》在日本的流行,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即日本尊崇寒山和尚。

张继《枫桥夜泊》“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让寒山寺名声大振。“寒山寺”的“寒山”,实是唐代著名诗僧寒山子。自从大唐鉴真大师东渡弘法,佛教文化在日本影响深远,而寒山和尚的诗流传日本,早被奉为经典。

寒山和尚的诗,比白居易还要通俗易懂,加上佛法中的无常精神,隐逸的风度,以及对凋亡、破败之美的赏音,都很符合日本人的胃口。比如这一首:

吾家如隐沦,居处绝嚣尘。践草成三径,瞻云作四邻。助歌声有鸟,问法语无人。今日婆娑树,几年为一春。

日本人崇敬寒山和尚,历史上不乏日本僧人来华搜求寒山诗作,甚至最后在日本仿建了寒山寺:

(日本京都西北御岳溪谷的寒山寺)

张继《枫桥夜泊》名世后,据说唐武宗御制了诗碑,立于寒山寺内。后来北宋的王珪重刻,明代文徵明又刻,清人俞樾再刻,而这三位,都在刻碑后不久即撒手人寰。更离奇的是,民国元老,有一位张继先生,与唐代写诗的张继同名,当时受吴湖帆之邀,重新写刻《枫桥夜泊》诗碑,此诚文坛之佳话也。不过,第二天,张继先生就离世了。于是,人们传言,诗碑被唐武宗下了诅咒……

据说,抗战时期,日本天皇因极爱《枫桥夜泊》诗,也掂记上了寒山寺的诗碑。松井石根欲将诗碑运回日本,寒山寺僧无奈,找人制作仿品,不料那人随后也暴尸街头……最后,诗碑终于保住。

2006年,时任日本首相森喜郎参观了寒山寺。2009年,苏州赠与日本《枫桥夜泊》复制诗碑。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经典诗词,中国之美!

——–

张继的名作,《枫桥夜泊》,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中国随便一个小学生,也许都能背诵这首诗。而在日本,枫桥夜泊同样有着足够高的知名度。并且被选入日本教科书。也成了为数不多,被选入教科书的唐诗作品。

枫桥夜泊被选入教科书,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有着很多原因。从作者的而名声看,张继不过是一个落魄的学子罢了,在仕途上,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而在诗歌世界里,他的名声,也不如李白杜甫等人。

但这并不影响他写诗的水平以及诗歌的质量。枫桥夜泊就是这样一首通俗易懂,意境悠远,带有几分惆怅,几分失落的名作。我们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作者的忧愁,作者的寂寞,以及那个夜晚和寒山寺的钟声。

没有艰涩的语言,没有引经据典,只是在某一时刻,把自己真实情感,付诸每一个文字之中。这样的文字,真实、感性,具有很强的心灵冲击力。非常适合作为启蒙的诗歌来欣赏品读。

除了枫桥夜泊本身诗歌的特点外,在日本,枫桥夜泊这首诗,还被赋予更多的深刻内涵。这种深刻内涵,被称为寒山寺情结。

在唐朝时,中国成为世界的中心,日本人带着敬仰的情感,不远万里飘扬过海,来到大唐的土地,他们学习唐朝的制度,服饰,建筑,文化,又将这些文化带到了日本。于是,知道现在,日本唐风依旧。大量模仿唐朝风格的建筑物,让人们依稀能够领略大唐盛世荣光。

在这样的唐风吹拂下,佛教文化也成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大量的日本人开始信奉和接受佛教文化,于是,佛教建筑物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日本的土地上蓬勃发展起来。而日本人,也渴望把更多唐朝的建筑,复制到日本,让日本人感受着唐朝的文化和风范。

这种文化,对日本的影响十分深远,以至于到了清朝末年,中国衰落之时,日本人开始觊觎中国的文化,除了掠夺和大肆破坏以外,更主要的复制,想要通过复制,把中国文化日本化,从而消磨中国人的精神支柱。于是,一个日本寒山寺出现了。

这座寒山寺,在始建于1930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现代仿古建筑,却成了日本的名胜。很多日本人认为,寒山寺的钟声,可以消除烦恼,让人神清气爽。于是,每天,日本的寒山寺,都会敲一百零八声钟声。吸引了无数人前来。

其实,最初的日本寒山寺建立,并没有太多的觊觎成分。相反,堪称中日交流的典范。一个痴迷于中国文化,尤其是寒山文化的日本人,不远万里,来到寒山寺,和寒山寺的和尚成了莫逆之交。那个日本人回到日本后,废了数年时间,才于1930年,复制出一个日本的寒山寺,从此,日本才有了寒山寺这个地方。

但当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人开始疯狂抢夺中国的财富,寒山寺遭到洗劫,最著名的寒山寺铜钟,以及寒山寺石碑,被日本人抢走。所幸,寒山寺石碑被追了回来,可惜的是,铜钟却不知去向。

直到数十年后,中日关系正常化,在一些有正义感的日本人努力下,日本政府才把一个仿制的铜钟送还给中国。才了却这段公案。

小小的寒山寺,实际上蕴含着中日从友好到敌对,再到破冰的全过程,于是,寒山寺的意义,已经不只是张继的枫桥夜泊,或者是寒山拾得两位高僧,更是一种国家与国家的博弈,一种历史沧桑的见证。因此,寒山寺对日本,和中国,都有着超越寒山寺本身的意义。而枫桥夜泊被选入日本课本,也是寒山寺文化在日本影响力的见证。

——–

国内妇孺对《静夜思》倒背如流,然而我们的熟悉的静夜思却是后人增改的。在日本保留的原版的内容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福垊要说的是,日本人能倒背如流的诗歌却不是《静夜思》而是《枫桥夜泊》。《枫桥夜泊》几乎是日本的国诗,三尺孩童都能朗朗上口地吟诵。

那为什么日本独爱《枫桥夜泊》这首诗呢?

日本人超级喜欢《枫桥夜泊》的原因有二:

第一、这首诗浅白晓畅而又意境深远。日本虽然倾慕唐朝文化,但如果写得深奥,他们就不会喜欢。例如白居易写诗妇孺白丁都能听得懂,用词简单却又能很好地表达出诗歌内涵,让人引起共鸣的诗,就是好诗。而张继这首诗不仅有白居易的风格,更关键的是诗中有寒山寺三个字。

第二、比寒山寺三个字,更关键的是有“寒山”二字。寒山是什么山?寒山不是山,而是人。正是诗中有寒山这个人,才让日本人爱人及诗(化用爱屋及乌)的。寒山不仅在日本神一样的存在,就是在美国也被嬉皮士奉为先行者。

寒山到底是何方高人呢?我们怎么都没听说过他呢?

寒山出身富二代,最后弄得像乞丐。寒山除了富以外不高也不帅,考上秀才后,就像后来的苏轼他爹苏洵一样,怎么都考不中进士。他流浪街头,没脸见人(亲人),大概有了罗隐那种“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跑到江南天台山附近的一个叫寒岩的地方,说的是归隐山林,实际上是自我放逐,故成为寒山。满满地衣不遮体,形容枯槁,疯言疯语,而又哲理很强。这不整个一个犀利哥,一个沈魏嘛!沈魏成为今天的大师,而寒山却成为了诗僧。没错,他出家了,但形象却跟后来的济公一样。他云游,他化缘,诗与远方他都兼得了。后来,在国清寺结识了刷碗和尚拾得。他们曾经说过这样两句千古哲学名言。

寒山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之乎?拾得回答: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如何?

寒山后来告别了拾得,继续流浪,最后死在了苏州枫桥镇的枫桥寺。后人为了纪念他,就将枫桥寺改成了寒山寺。他所写的诗也被他的好友,台州刺史闾丘胤所整理——《寒山诗》。有人说,为什么他有这个强大的好友,还会潦倒穷困,以至于早亡呢?主要还是他有傲气,习惯于自由自在,流浪吟诗的生活。

寒山的成功除了感谢刺史大人外最该感谢的就是拾得。

拾得带着寒山的诗走向更远更远的远方——东瀛。在拾得的宣传和推广下,大概是一生穷苦,遭遇太多的挫折,寒山的诗在日本引起了共鸣,引发了追捧。日本建起拾得寺、寒山寺,还把两人的诗统称为《寒山诗》。两人在日本和我们国内神一样的存在。所不同的是寒山是大圣,拾得是二圣,叫“和合二圣”。雍正皇帝追封寒山为和圣,拾得为合圣,两人寓意欢天喜地。在日本被称为“和合二仙”,主掌爱情婚姻——东方的丘比特,貌似国内也有这种说法。

寒山的影响

他们虽然穷困,却活得超然,放荡不羁,自由自在。寒山的不仅影响力当时的日本甚至在今天还深深地影响着日本人。在日本家具、美酒、饭店、文房四宝、甚至技术学校都会命名寒山。而且日本朝野一些人,也来国内“朝圣”。在日本各行各业都对寒山非常推崇。就连美国的嬉皮士也对寒山那种生活方式非常地推崇,认作他为他们的“祖师。”

福垊的看法

物质贫瘠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贫瘠,只要能坦然面对生活,只要心态好、乐观向上,即使改变不了状态也能改变心态。更何况一旦改变了心态以后,改变状态也就不远了。寒山这位唐朝的沈魏,虽然过得悲苦,但他活出了自我,而且他的影响流传至今,传之后世。

——–

这首诗深得日本人的喜爱主要有以下原因:

第一,月落乌啼霜满天,此句中的乌啼是指乌鸦啼叫,乌鸦是日本人心中的吉祥鸟,也是由他们的历史而来的。当初神武天皇在进入山林的时候迷路了,正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只乌鸦出现为他指引了道路,就这样他才走出山林,创造了后来的辉煌。神武为了感激乌鸦,就将乌鸦作为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认为乌鸦是神的使者,就这样喜爱乌鸦就一直成为了日本人一直以来延续的文化。

第二,姑苏城外寒山寺,此句中有两个地名,苏州和寒山寺,早在唐朝时,不仅中国人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且日本遣华使者回国后对苏杭的赞誉不亚于长安,因此苏州的繁华早就在日本享有盛誉,这也直接导致了宋、明时代苏州一直是倭寇掠夺的重灾区。日本还有这样的传说,说名僧拾得离开了寒山寺东渡日本说法,在日本建“拾得寺”,后与寒山寺成为姊妹寺,同时,把佛家叩钟一百零八下的规矩也传到日本。后来日本人干脆在明治维新期间建了一个同样叫寒山的寺庙。

第三,此诗的思想和意境多表现无常。不仅吟咏无常,还以一种赞美的态度吟咏。无常是佛教的一个基本观念,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却不喜欢,因无常往往与寂灭相关联。但日本人对无常却有着诸多正面的体验和赞美,比如美学里的破败、凋灭,樱花落时最美。国人以春花似锦为美而惜时悲秋。因此,作为中国诗人里的异数,此诗中大量吟咏无常与日本文化的无常观不谋而合,又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日本文化。此诗通俗易懂,极少用夸张的修辞,也接近于日本人的审美。

综上所述,日本人比国人更喜欢枫桥夜泊可谓五味杂陈,其中有喜爱,向往,共鸣;还有憧憬,羡慕,嫉妒;更有据为己有的掠夺欲望。

——–

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本来是张继留给睡不着觉后人的礼物,结果唐以来这么久还是好多人没收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搞得越来越面目全非。今人也觉得意境好,居然放在小学五年级课本里。偶然看到,我便问我儿子意思,我儿子字面解释倒是挺快,翻翻书和百度,居然都是这个说法。闹心的是诗中的意境孩子没经历,是不会懂的,最妙处用当代文字也没办法再更准确释义,难重现当时的意境。

乌啼。书上解释是乌鸦叫,还说因乌啼把全诗搞得有声有色什么的。我见识短,没听过后半夜乌鸦叫,那么安静夜乌鸦也不可能受惊,要是“日落”还或许,关键是“月落”,都后半夜了。但我见过月落后水边的山,还真是洒了霜似的灰白。乌啼应该是个地方,找了找,附近还真有乌啼镇,而且出现在张继那个时代以前。

江枫渔火对愁眠,解释的更是笑话。想想一个上火的人,不知道下步该咋办,这个愁呀,躺在岸边船上,都后半夜了还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看啥也都是愁,身子翻到这面是江枫,翻到另一面是渔火,都是愁,就这么点事,课本上非说是江枫对渔火,而且还强调这个对愁眠是本诗的灵魂,整哪去了。

后两句,词面的意思比较直接,孩子们都能直译,但貌似与前两句显得格格不入,是钟声入船?哪呀,那个寒山寺“无常钟”还能敲出什么声音?是“空”,解愁第一的“空”,钟声入船,无所住心。这两句,把张继的前愁全收。这一声,比“是非成败转头空”的“空”解“空”不知生动多少倍。

枫桥夜泊放在小学五年级课本里,也真难为孩子们了,也委屈了张继。

这首诗,是唐人在唐地写的唐时唐景,日本比较尊崇我们的唐文化,本诗从表达方式以及描述意境,都有日本文化起源根基的痕迹,所以喜欢,甚至莫名的。

以上是我的主观臆断。

与小花聊天后整理。留念。


——–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是唐代诗人张继的作品——《枫桥夜泊》

公元753年(大唐天宝十二年),张继进京赶考,然而最终却名落孙山,于是落榜的张继只能寄情于山水,某一天,他来到苏州城,寄宿在一个名叫“寒山寺”的寺庙里,半夜时刻,听到寺内钟声响起,钟声撩拨着他的心绪,愁苦烦闷涌上心头,再想到自己科举仕途的失意,他起身写下了这首诗。

千百年过去,这首诗成了张继最为出名的作品,不仅在我国,在日本这首诗的流传度也非常广,它甚至被选入了日本小学教材,以致于在日本几乎人人都会背诵这首《枫桥夜泊》。甚至,他们在日本也建了一座寺庙,取名寒山寺,寺庙仿照苏州寒山寺,寺外立了一座石碑,他们将《枫桥夜泊》刻在上面,寺内建了一座钟楼,寺庙在附近溪谷清流之上还架起了“枫桥”,可以说,日本人按照《枫桥夜泊》复原了一座寒山寺,可见日本人对这首诗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那么,日本人为何对张继的《枫桥夜泊》情有独钟呢?

其实这里面是有一个神话故事的。

故事的起源就发生在唐朝,相传,唐朝贞观年间有两个年轻人,一个叫寒山,一个叫拾得,两人自幼便是好朋友。

两人长大后,寒山的父母为他定了一桩亲事,可是对方姑娘早与拾得互生情愫,寒山得知后,决定成全他们,于是离开家乡到苏州出家修行,而拾得得知寒山出家的真相后,也离开了家乡到苏州去寻找寒山,后来便与寒山一起修行。

后来,寒山与拾得两人都成为得道高僧,而他们修行的这座寺庙也被称为“寒山寺”。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某一日,从西边飘来一口大钟,钟口朝上落在寒山寺外的河边,寺内众僧想要搬开这口钟却不可得,只见这时候,拾得和尚从竹园中拔起一竿青竹跳入钟口内,钟口便沿着河流缓缓流走,拾得和尚坐在钟内一直漂洋过海来到日本,于是拾得和尚便在日本开始弘扬佛法。

就这样,“寒山寺”在日本的知名度得到迅速提升,后来随着日本与大唐之间的持续深入交流,他们了解了张继的《枫桥夜泊》,基于对寒山寺的喜爱,《枫桥夜泊》也迅速得到日本人的青睐。

当然了,如今看来,拾得和尚驾钟渡海完全是杜撰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枫桥夜泊》在日本的广泛传播一定与寒山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被写入日本教科书的唐诗,日本人民倒背如流,为何此唐诗独受追捧

“能够让日本人名都倒背如流的唐诗”,我没有听错吧?唐诗宋词作为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千年以来都是国人脑海当中不可忘却的民族记忆,而如今中国的一首唐诗,竟然被列入了日本的教科书上,并受到了日本人民的强烈推崇和追捧,以至于日本国内的绝大多数人都会口齿伶俐地背诵这首唐诗。其实这个现象我们大可不必太过惊讶,因为汉诗教育一直以来都是日本政府十分注重的方面。

日本作为一个深爱着唐朝的国度,历史上的它曾经派遣谴唐使几百次不远千里、远渡重洋来到东土大唐,学习古代中国的优秀文化,当然,那时候的繁唐盛世,以至万国来朝的繁荣昌盛之景,始终是华夏子孙骨髓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深沉记忆。日本人对唐诗的青睐,不亚于日本对中国文化的青睐,因为唐朝至今依旧活在了日本历史的记忆中,日本现存社会的诸多事物,都毫不例外地存在着“唐人”的影子。

日本对中国文化的学习是秉持着选择性的,而我们今天要提到的这首列入日本教科书当中的《枫桥夜泊》,恰好也正是符合了日本对中国文化学习的观念,如若不然,日本又怎么可能会让这首唐诗畅行国内呢?《枫桥夜泊》是唐朝诗人张继所写,第一次听到张继的名号,我都有些朦胧懵懂。和唐朝诗仙李白、诗鬼李贺、诗圣杜甫这类从小就耳濡目染、家喻户晓的著名诗人比起来,张继的名声确实小太多。

虽然很多人没有听过张继的名字,但在我看来,一首《枫桥夜泊》就足够了。没有张继这位唐朝诗人,那么你脑海当中恐怕就听不到“寒山寺”了,更没有如今名动海内外的寒山寺。但是对于张继而言,如果没有日本对寒山寺的独家记忆的话,恐怕张继的这首诗也不会倍受日本人推崇。张继当初写下这首诗的大背景是安史之乱,所感所慨也只是为了安慰自己那颗爱国之心。

但谁又曾料想到,自己那天夜晚即兴吟作的这首诗,竟然让他红到了现在,甚至一度让日本人都熟知了张继的名声。历史上的张继曾是中晚唐史上的一位进士,但因仕途不顺、再加之安史之乱而导致的山河飘零,让这位榜上有名的男子显得愈发惆怅。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正是这么一首看似简单的七言绝句,让寒山寺和诗人张继的名声不远千里漂到了日本岛。张继先生的这首诗细腻地描写了一位客船夜泊者,独自面对着江南深秋夜景时的惆怅景象,眼前的是深秋萧瑟,内心里却装着一颗忧国忧民的患国之心。一个人只要没有好心情,那么即便他面对的是万家灯火,恐怕有的也只是声声感慨和悲叹凄凉。

“月落乌啼、霜天寒夜、江枫渔火、孤舟独客”等一系列凄凉之景,诗人张继触景生情的同时又寓情于景,最终将自己对家国的那种担忧、对家乡的那种羁旅思念的情感,毫不保留地抒发到了这首诗中。我真的不知道当外国人读起这首诗的时候,他们内心当中又会作何感受呢?他们会不会读出来张继在其中所蕴藏的这种思想,我想如果没有特意了解时代背景的话,他们是绝对很难理解诗句背后的感情的。

讨论完了张继在这首诗中蕴藏的那种忧国忧民的情感,我们紧接着再来探讨一下:由中国诗人创作的中国唐诗,为何会引来日本人对之的追捧和热爱,以至于张继先生的这首《枫桥夜泊》被列入到了日本的教科书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我们在上面就有过旁敲侧击,日本一向都很注重对汉唐文化,也就是中国文化的学习,但是即便如此,中国文化作品浩如烟海,日本却为何“三千弱水独取一瓢”呢?

经我分析,大概有两点原因可以值得探讨:一方面源自于《夜泊枫桥》表达的意境和思想,较为契合日本民族的审美爱好;另一方面源自于日本人对诗中姑苏寒山寺的历史情感。

日本民族确实比较喜欢那种偏向于哀伤清冷的作品,或者一些文学作品当中的那哀伤清冷的味道,都很符合日本这个民族的审美爱好。在日本所有题材的文学作品当中,“哀伤清冷”的基调基本上占据了主流,在我所接触到的日本文学艺术作品当中,不论是日本歌曲,还是日本的画作小说,基本二分之一的作品都能从中体现这种基调。

再来看《枫桥夜泊》中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寒山寺可以算得上是日本人骨子里的历史记忆了,大概迄今为止已经拥有了上千年的历史情感。寒山寺对日本人的意义,绝对是不容分说的。寒山寺的一位著名和尚拾得曾漂洋过海到了日本传经送道,日本对大唐佛法的弘扬和吸收是很出名的,历史上著名的“鉴真东渡”就能鲜明体现。

拾得和尚在日本本土,具有深远影响,关于“寒山寺”,那是因为拾得和尚在诵经传道的同时,也将他的好朋友,也就是寒山和尚的事迹传到了日本。如今的日本,不仅有寒山寺,而且还有拾得寺。可以确定的是,日本的寒山寺属于二次创作,寒山寺内竖着一块刻有《枫桥夜泊》的石碑。

亮郎说

如今再来回看这个现象,其实我倒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对于日本而言,不论是古代,还是如今社会,都能够得到很好的理解。放在古代,日本在清代之前都是古中国的附属国家,学习中国的优秀文化那是自然;放眼当下,文化全球化已经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

——–

张继落第归来,独宿客船,听夜半钟声,彻夜不眠。此情此景,感慨于心,以诗言情,以情入景,得佳作一阙,逾千年流传于今!尚能令今人感动,真乃不朽之作也!余前年偶游姑苏,慕名寒山寺一览,物是人非,枫桥下墙角处有张继泊舟处五字而已。岸上有一张继半卧铜像,其右手食指向斜上方伸出,被游人摸的锃光瓦亮!至此,游兴索然。打道回府了。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

《枫桥夜泊》

唐·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由于唐朝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国家,便成为了周边国家学习的对象,特别是日本,日本文化如今都还有十分明显的唐文化。而唐文化最出名的诗作为我国伟大的文化作品之一,不仅影响了我国的文化发展,也对周边国家产生了很大影响。日本人特别喜欢唐诗,而在中国这么多唐诗中,日本人独爱张继《枫桥夜泊》,这首诗到底在日本有多火?

枫桥夜泊,全诗意境为静,动中也显静,静的深沉,静的悠远,仿佛把人带入了天边。这首著名的唐诗的作者张继深感唐朝的动荡不安,而自己一人却客居他乡,由此写了这首羁旅诗。

而这首诗本来在灿烂的唐诗中并没有什么特色,在中国算的上好,但是却还未到达顶端。但是在日本,它却火得一塌糊涂,几乎家喻户晓,还被编入了日本教材。从日本首相,到市井小民,都能够背诵熟读这首唐诗。

清代国学大师俞樾在《新修寒山寺记》中说:“凡日本文墨之士咸造庐来见,见则往往言及寒山寺,且言其国三尺之童,无不能诵是诗者。”可见这首诗在日本的火爆程度。

日本版《枫桥夜泊》:

楓橋夜泊(張継)

月落ち烏啼いて霜天に満つ

江楓漁火秋眠に対す

姑蘇城外の寒山寺

夜半の鐘声客船に到る

2006年5月,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曾经到访苏州,说过“苏州和苏州寒山寺是我向往的地方”。苏州也赠与了日本复刻版的“寒山寺诗碑”,据说这个石碑是张继写了这首诗出名以后,唐朝皇帝在寒山寺立了一块碑以纪念这位诗人。

至于为什么日本人独爱这首诗,其实很简单。它符合日本人胃口。

《枫桥夜泊》简单,明了

要说在中国很出名的诗人那就是李白杜甫了。按道理说,日本受到中国的影响,李白杜甫的影响力理应十分大。但是现实却不是这样,日本人最受欢迎的唐朝诗人是白居易。

为什么日本人最喜欢白居易呢?那是因为白居易的诗简单,明了不用花很多精力就能明白。而日本人对汉字的理解初期比较浅,那李白杜甫等人的诗传到日本去,很多人都看不懂,而白居易的诗简单易懂,由此受到了日本人的追崇。

而这首《枫桥夜泊》也是如此,这首诗简洁明了,日本人的汉语水平能够理解这首诗。所以也就成为了日本人最喜爱的唐诗。

寒山寺的影响

这首《枫桥夜泊》让当时不出名的寒山寺一跃成为了名寺。而日本人跟寒山寺的渊源却十分深。据说方面苏州寒山寺刚建成的时候还叫“妙利普明塔院”。后来由于两个和尚的到来才改名为寒山寺。这两个和尚一个叫“拾得”,一个叫“寒山”。当时两人是得道高僧,让寒山寺名气大增。

▲寒山和拾得

而关于他们两人最出名的便是“寒山拾得问”:

“寒山问拾得: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敬他,不要理他,过十年后,你且看他!”

这一问一答给我们展现的便是宽容,也可以说是佛家的宽容。世人总是浮躁的,你只需要宽容他,你会发现,自己又升华了一步。关于这两人,江浙一带还有一个传说:

传说两人是由天上两位大仙转化而来,被称作为“和合二仙”。他们来到人间以后,便从小是好朋友。寒山的父母在寒山到了结婚年龄的时候,给他指了一门婚事,无奈,这名女子却喜欢拾得。寒山由此陷入了十天的痛苦思虑期,最后他决定将这名女子让给拾得,自己遁入空门,去“妙利普明塔院”出家。在临行前他留了一封书信给拾得,没曾想拾得看完信以后,也决定去“妙利普明塔院”出家。

他辗转多地,在前往苏州的时候,看到路旁池塘里盛开着一片红艳艳的美丽绝顶的荷花,便一扫多日来心中的烦闷,顿觉心旷神怡,就顺手采摘了一支带在身边,以图吉利。终于在到达苏州寒山寺以后,他碰到了昔日好友寒山。寒山见到拾得,内心十分开心,急忙用双手捧着盛有素斋的篦盒,迎接拾得。而拾得手中的荷花却并没有枯萎,依然那样芬芳。后来两人一起在寒山寺教化民众,寒山寺也因为他们二人而改名。

▲和合二仙

这一段传说在苏州一带的江南广为传唱,苏州一带的江南,旧时门神所粘贴的便是拾得、寒山两位“和合二仙”。

后来,据说拾得还曾经漂洋过海到了日本。日本由于原来的鉴真大师的影响,对佛法十分痴迷。而拾得的到来,更是激起了日本人的喜爱。拾得在日本不仅将佛法的广阔都教给了日本人,还将寒山和尚的诗也带来了,寒山和尚是有名的诗人。他的诗,最突出的特点也是简明,深得日本人喜欢。日本人为了纪念两位伟大的和尚,便在日本模仿苏州寒山寺,建起了日本“寒山寺”。

▲日本寒山寺

现如今,寒山寺也成为中日之间友好的象征。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日本人慕名来到寒山寺听张继诗中那缥缈顾忌的钟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