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交通执法-中国交通执法改革论坛

金稳听呆了,左手摩挲着沙点兵的前胸,傻傻的问,“这是拜托我破案吗?这也不是临终遗言呀!”
沙点兵长叹一声,说,“能把天聊死你个小处处!”
金稳突然恍然大悟了,痴痴的笑,轻声说,“老公,小处处没谈过恋爱,不太解风情,嘿嘿嘿嘿。。。你还挺会调情,说的人家暖洋洋的。”
沙点兵嘴欠的说,“那是你好哄你知道吗!”
金稳嗯了一声,表示赞同,说,“奶奶的,不能这么好哄,下次严刑逼供,作死你!不会轻易放过你!”
“难道是我给自己挖坑吗?!额。。。”
“再说几句,稳稳特爱听!好感动!”
“回家之后,好好伺候我,三从四德,七出之条,烈女传,好好读书,把本科读起来,学分修满读硕士,你就在我面前不自卑了,小腰杆挺起来,走路屁股蛋也能一翘一翘的神气活现了,从助理变助手,你就是花生了。。。”
金稳一只手已经往下出溜摩挲到肚子了。沙点兵两只眼睛尽量大范围扫了扫海滩。海滩本来人就零零散散,拍完照赶紧都散了,躲着点太阳。沙点兵纹丝没动,金稳手不老实在肚子那来回蹭,嘴里说,“我的简历明天就能给你。我当上助理一定好好干活,不给你丢脸,别让人说我靠着潜规则上位的。你们那全是人中龙凤,就咱俩这关系,我可不想三秒就露。我给你长脸,真的。”
沙点兵说,“就你那眼珠子甩出来都烀我脸上了。在那真用不了三秒。不过,工作场所是不过问私生活的。特别专家组对能力,安全性,清白度更看重。只要不是奸情,出轨这些个道德层面的,不过分,都是有宽容度的。何况,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老二,就是严长官,名义上其实就是那里老大,真正的老大在部委,也不太真管事,严长官就是名义上的老大,他四十好几了也一直独身,没人说他一句闲话。也没人知道为什么!权当干事业为主,已经不在意儿女情长了。所以,这一块,不碍的!”
“助理挣得多吗老公?!挣得不多稳稳得想办法多挣钱,不能让你养我那么辛苦,稳稳还要读书花学费,有几年会很辛苦!”
“就是因为助理又辛苦又挣钱不多,发展空间和上升空间都有限,所以,所有助理的岗位都是流动性最大的,男的不爱干,也就刚毕业职业不稳定愿意试试。女的基本上都是干到结婚。因为,遇到疑难杂症一下加个班就能连着一个月那么多,撇家舍业,日日夜夜,没时没晌,啥都顾不上那种。个中辛苦不是常人能及,也就你这个因为爱的力量,愿意在这个位置上陪伴我。”
“我愿意!钱少就少吧!反正你有钱。加班就加班吧!反正和你在一起。没有上升空间也随他去吧!稳稳又不想升职,责任大则担子重。稳稳就愿意当管家伺候你,从家里伺候到单位,反正我又不生孩子,能一直陪着你,真好!”
“好感动!”
“真的!感动的话,吻吻稳稳吧!好不好!?”
“不好!”
“额”!
沙点兵和金稳呆在岛上整整玩了三天,六个地方,海南不大,上午一个地方,下午一个地方,三天去了六个最著名的景区。金稳拿到离职手续,和自己相熟的同事挨个告别。本来同事们蹿腾金稳请客来场告别宴,金稳怕沙点兵不愿意和一大群二十出头的人玩耍,那些人容易疯,说话也没轻没重。沙点兵有一丁点别扭金稳都舍不得。金稳拽着沙点兵去超市,买了好多巧克力,糖果,最贵的零食,一大堆扛回来,送给同事们,算是了了这边的差事。
玩了几天忙叨完,两个人开始修整,查航班订机票,打包行李,要飞江苏,拜祭朱黎。
沙点兵接到三亚警方电话,庄唯招了,全部认罪。无论是十五年的旧案,还是新犯的案,包括在大学校园,还毒害过同僚,虽没致死,及时治疗转危为安,也算解了一方疑惑,这么个包藏祸心的隐形坏人,揪出来,也算平定当下。
金稳一边打包行李,一边念叨,说,“幸亏老公你轴了十五年,否则这个孙子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呢!心无善念,总要生出恶之花,没完没了了!”
沙点兵说,“遇到我是他的劫数。第一天平沙落雁厅,他就怀疑是我组的局,我和朱黎那点事,旁人不知道,他从被子缝隙里看过一回,当时虽然朱黎没多说什么,关键是这孙子也会上下文联系,李醉说看见朱黎和男的亲嘴,他基本就断定,那是我了。一旦确定是我,他觉得自己到头了,十五年我都没放过他,我岂能容他。”
金稳说,“就是,何况雷科长又露了他家里的事,你肯定更盯上了,他无处可逃,只能选择灭口。”
沙点兵算是舒了口气,看着金稳一件一件收拾衣物用物。年轻就是好,走路都用蹦的,特别雀跃,透着开心,没有理由的愉悦,把他拐带的也没来由的高兴起来。金稳特别会做家务,把一个行李箱塞的恰到好处,能多放好多东西。还把酒店免费那些个能拿走的,没一样落下,统统塞进去。沙点兵看着直笑。

三人在远处看着,申屠紫有些担心:“王叔叔下手是不是有点重了。”一回头却看见王政非和罗山正看的津津有味,嘴里不时说着风凉话,“王校长下手还是不够阴毒啊,王哥你说是吧。” 王政非皱眉:“说什么呢,王上校下手有些重了,这样说不定明天我们就看不到李飞挨揍了,还是轻点好,这样李飞就能天天挨揍。”两个无良人士一齐大笑起来。
申屠紫一脸无语,内心为李飞默哀有这两个混账朋友。等到李飞受虐完毕,王政非大笑着走了过去,拉上李飞,说罗胖子为庆贺他挨揍,特地要请大家一起吃火锅,李飞闻言脸皮抽搐了两下,沉声道:“王哥稍等,我先打的罗胖子变成狗再去吃。”说完就对着一脸懵逼的罗胖子冲去,罗胖子顿时嚎叫了起来。申屠紫走了过来白了一眼王政非:“你也太坏了。”王政非悠闲的拿起一根烟点了起来:“我这是增添兄弟感情,打是亲骂是爱。”申屠紫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你们男人就喜欢抽烟,熏死了。”晚上三人一起好好的吃了一顿饭,期间也是打闹不停。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王政非伤还没好几天,青颜真人就找上门来了,原来在长白山内域北部出现了黑灵组织的身影,他们在试图攻破结界的时候被天组的一支巡逻小队发现,据逃回来的人所说,对方都是修士或者武者,他们这支小队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区区两三个人逃了回来。王政非皱眉:“不对啊师叔,对方可是有着筑基修士,就凭这些普通成员,就算他们受过训练也绝无可能生还!”青颜真人点点头,这些估计是疑兵,用来吸引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又不能不管他们,所以就来找你了嘛。
“师叔请吩咐”,王政非沉声道。青颜真人含笑道:“一个字,杀!杀光这些疑兵,我倒想看看没有了这些人为他们打掩护,他们还怎么逃。”师叔传你观气之法以及敛息术,以你灵动期六层的修为可以观测出对方有没有筑基修士,有,你就传讯于我,没有,就杀!王政非心中一安,有了这两种法术想必小心一点就算碰到筑基修士也能悄悄溜走。
夜晚,聚集地站着七八个天组精英,包括王政非和申屠紫也在内,王伟语气严肃道:“各位或是灵动境五层以上修士,或是后天武者中的强者,记住,能杀则杀,敌不过就逃,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这就是你们的任务,听懂了吗?” “是”七人齐声应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