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bank – 联系方式

worldbank

“自己白念大学连个女朋友都没混上,好不容易看上一个还让章小鱼个王八蛋给撬走了。”
刘福豪自己嘟囔着说,
“还让我回去上班,我还想在大学找个女朋友呢。”
刘福豪喃喃自语,在大学里待着多好,他才不愿去公司做事呢。
吴悦,孟菲,孙晓燕她们在学校食堂吃饭,边吃饭边聊天。
“听说过几天学校要举办招聘会了,会有几家用人单位来我们学校招聘。”
孙晓燕听到其他大四学生们议论纷纷就也动了心激动的说。
“是吗,孙晓燕,都是我们本市的用人单位吗?”
吴悦关心的问,她不想错过留在本事的机会,她心里也很着急,每天都心神不定。
“听说有本市的,也有外地的。”
孙晓燕说到。
“嗯,知道了。”
吴悦已经心中有数了,她决定不管什么用人单位,只要是本市的自己能留在本市干什么都行,甚至包括打扫卫生,掏厕所,这是她最坏的打算,那个企业也不会聘用女员工去掏厕所的。
孟菲听着她们议论一言不发。
能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越来越少了,大部分人都在为了找工作在奔波着。只有没有找到工作的,或是准备考研的。
女教室兴冲冲的从外面走进来,走路带着风的样子,满面春风,站在讲台上,就拿去粉笔在黑板上写下“现场招聘会”四个大字。
“同学们,为了解决我们大四学生就业问题,学校领导组织了一年一度的大学生现场招聘活动,下周一到周三在学校的会议室举行,希望同学们抓住这个机会,找到一个好工作。”
“好。”
教室的同学们欢呼雀跃起来,然后是各种窃窃私语。
“我们的课程已经接近尾声,为了庆祝这一好消息今天不上课,同学们可以自由活动,也可以准备写求职信,考虑一下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工作。”
说完女教师走下讲台,向外走去,就在要出门。时候忽然回过头来。
“西门涛,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西门涛有些愕然,他知道肯定是劝他考研的事,可是老师点名了自己又不好意思拒绝。
“知道了。”
他站起来,木讷的向外走。
吴悦过来,小声问
“西门涛,老师叫你干嘛?”
“那还用问肯定是劝我考研的事了。”
“可是我担心她会对你有想法。”
“别说了,我跟她不可能,你觉得可能吗?”
“我看她是有些饥不择食,急疯了。”
“好了吴悦,我会小心的,别说了,我去了。”
女教师已经走远了,他们也已经走出了教室,吴悦不舍的回到教室,西门涛向女教师办公室走去。他来到女教师的办公室门前,敲了两下门。
“请进。”
女教师喊了一声。西门涛走进去。
“傲,西门涛,来请坐。”
“老师,你找我?”
女教师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
“考研的事你决定放弃了是吗?”
“嗯,老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希望我能更进一步。可是人活这一辈子不容易总有许多外在的因素限制影响着自己,我给我的难处。”

蓬蒿对妖兽并不排斥,他从小到大唯一的伙伴就是妖兽小青,他对妖兽并没有偏见,一样可以成为伙伴,这可能就是姐姐不愿意加入他战队的原因吧,蓬蒿心里想着。
米如烟对妖兽就没有好感了,她见妖兽如仇人,她对妖兽恨到极点,如果不是妖兽她还是那个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儿,她对妖兽是欲杀之后快。
手里的匕首毫无征兆的向白音棋刺去,眼看要一击得手,没想到白音棋居然跳转着躲开这必杀一击,米如烟小看了白音棋,她虽然技能是治疗的回春术,但她是一个战师,还是战师后期,虽然不喜欢战斗,但在不使用技能的情况下,米如烟不一定是白音棋的对手。
“米如烟你又干什么?”蓬蒿将黑八放在地上,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来到米如烟身边,抓住她拿着匕首的胳膊。
“她是妖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能留下她。”米如烟美丽双眼狠狠的盯着白音棋。
“同类就一心么?你想想海涅,想想那个叫什么化青的,麦化青不一样是心狠手辣摧残同类么?你在看看小青,为了救你我,现在还昏昏沉沉的,人有好人坏人,妖兽也同样,你不要一概而论。”
蓬蒿为了让米如烟恢复冷静,将她讲给自己的故事里的人也搬出来辩解。
米如烟知道蓬蒿说的是事实,但她就是不能接受与妖兽共舞“那好!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想法,你是留我还是留她?这里有我没她有她没我。”米如烟指着白音棋寸步不让。
“你……”
“小弟等等,我先打断一下,我有说过我是妖兽么?”白音棋看到左右为难的蓬蒿一语道出问题的关键。
“你不是妖兽?”
“你不是妖兽!”
异口同声的两人,一样的话却是两个意思,一个不相信的疑问,一个兴奋的惊讶。
“我有说过是么?一直是你们两个在说。”白音棋平和的反问,丝毫没有为米如烟突然出手刺杀自己而愤怒。
“你不是妖兽怎么会从鱼变成人?”米如烟仍是不信,她这些说词只能骗那些蠢男人,想着又看了一眼面露出兴奋的蓬蒿。
“为什么是鱼变成人,不可以是人变成鱼么?”白音棋显然不愿多说这件事情,只是反问一句便不在言语。
蓬蒿虽然很好奇其中故事,但别人不想说,他就不去窥探,每个人都有心中的秘密,不想他人知道,他也有。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谁能证明你不是妖兽?”米如烟不肯放过白音棋,她看白音棋不顺眼是从第一眼开始就不喜欢。
“我为什么要证明呢?就算我是妖兽我有伤害你么?没有!是你在伤害我,我不但没计较还帮着救治你的伙伴,小妹妹做女人不要太心胸狭隘,男人不喜欢的!”
白音棋说着有意无意的看向蓬蒿,米如烟瞬间不知所措,像被抓住偷吃糖果的小孩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