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HTTP_USER_AGENT - assumed 'HTTP_USER_AGENT'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wwwroot/www.moyu-edu.com/zwp-iouqt on line 1
金喻良缘百川鱼海 – 宝贝再爱我一次 – 墨鱼文库

金喻良缘百川鱼海 – 宝贝再爱我一次

金喻良缘百川鱼海

康建杰主任汇报完了,会议室里片刻宁静,大家等着领导们的指示。先是设备科科长开口了:“我们转了一圈感觉设备仪器利用率不高,实验室里冷冷清清的,你们报设备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康建杰主任摸了摸鼻子,从容不迫地解释说:“设备仪器利用率高呢,今天下午一些老师有课……”设备科科长反驳道:“设备仪器上都是灰尘,一看就是不经常用,过几年设备仪器落后了又要淘汰,岂不可惜!……”康建杰主任看着设备科科长,不急不躁地解释说:“设备仪器还是经常用着呢,就是没有注意打扫卫生。”设备科科长没有吭气,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佩服设备科长好眼力,如果经常用的设备,应该设备仪器上能动的部分没有灰尘。把人家当傻瓜,那一定是自己傻到了家。他那里知道教师们的心思,谁愿意开动设备仪器,出一篇论文又麻烦又费劲又花钱,哪有在电脑上捣鼓捣鼓出论文容易。同时我佩服康建杰说假话如此镇定。他在撒谎的时候并没有转移视线,而是一直盯着设备科科长。可能一方面想说明自己心不虚,另一方面想确认听者是否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一旦确认他的谎言被别人相信时,会产生一定的满足感。即欺骗的快感。难道他确有如此特殊脾好?历害呀!历害!我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资产处长发话了:“我听着你们的项目不少,论文也不少,开发的软件也有一些,怎么没听见你们科研成果的应用情况。你们是工科,科研成果没有实际应用的检验能靠得住吗?产学研提倡了好多年了,你们就是走不出去,这样的成果拿到企业又是‘砸锅卖铁’的事!……”我心里面一阵痛快,资产处长着实说到点子上了。看康建杰主任脸部的尴尬相一闪而过,只是时不时地摸摸鼻子。我心里一惊,莫非司机老婆透露的秘密是真的?康建杰主任神色从容地说:“我们的科研成果已经在‘科创公司’制作出产品了……”我佩服康建杰主任果然深谋远虑,有备无患。资产处长不耐烦地打断康建杰主任话,说:“科创公司制作出的产品我知道就那几样,与你们的科研成果有什么关系?用在什么地方?用的效果如何?有没有用户反馈意见?经济效益是多少?……”康建杰主任脸上没有丝毫尴尬地说:"我们主要做得是理论研究。"资产处长不屑一顾地说:“理论研究?论文能吃还是能喝,还是能养活人,袁隆平如果只写论文,那得饿死多少人。况且你们的论文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又没有经过实践检验。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论文上的东西才能变成产品造福于社会,而不是写在天空上……既然是机电系,又是工科,不能只设计不制造嘛!你们机电系也是个老系了,做出过一台应用于社会的机器了没有?据我了解一台都没有。还不如电视科技频道《我爱发明》节目里的农民,人家还能做出一些有用的机械装置来。也许我孤陋寡闻,你们只要给我举出一个应用的例子来,我向你们当面道歉!……”我们几个都默不作声,确实举不出一个来。
我们这些学术带头人好像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似乎腮帮子肿了,说不出话来。我唯一心理上有点安慰的是我是研究铸造的,但也是机电系的一员,脱不了干系。但是康建杰主任脸上仍然安之若素,稳如泰山。只是时不时摸摸鼻子。
这时徐副院长开口了:“资产处长的话或许重了一些,但是用心良苦呀!学科建设的经费主要是他求爷爷告奶奶地跑出来的,所以他希望你们珍惜这些设备,把它们用到极致……至于工科科研没有联系实际应用,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要慢慢地克服。不过理论研究也很重要,科学的问题解决了,技术的问题就简单了,希望你们再接再厉……”我听着不舒服,他还是那个思维定势,上次项目鉴定会时我已经领教过了,科学是阳春白雪,技术是下里巴人。我也不敢跟他理论,也没有那个必要,他是理科思维,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观念就不同。只有亲自体会了,才能知道科学和技术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不过到底是领导水平高,两面稀泥一抹都平整了。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问号,徐副院长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替康建杰说话?莫非……

可是一想到钱,聂云豁出去了。没钱要脸也没用。
想到这,嗫嚅了几下,微微叹气,看向老头说道:“老头,人啊,活这一辈子,也活到你这份上,按道理来说什么都得看开了。有些事情啊,不用放在心里,也不用那么急切。虽然说你是三流武者,可是这事情都有一个万一是吧?
退一步说,就说那个任务。八万元,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你让我合作?别开玩笑了,你不想赔偿我的损失费就直接说了吧。”
老头的脸色越听越黑。
我忍!
聂云在一旁见老头依旧不想理会他的样子,有继续叨叨了起来。
但是已经决定不和聂云说话的柳泉,在心里默念淡定,神色如常。仿佛把聂云当成一个透明的。
同时,他也没想到这聂云居然是个啰嗦嘴碎的家伙。
聂云说了好几分钟,没想到这老头居然真的不开口了。
他这下心里真的慌了。
要是这老头真的不赔钱怎么办?
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他还得吃饭呢!
只是那个刺客真的要去当?可那很危险啊。老头这一个三流武者都能被两个不入流的武者追杀十几条街,他去了也是送人头的啊。
也就柳泉不知道聂云在想什么,否则他得暴起揍死这个小王八蛋。
于是,聂云也安静了下来。
他在纠结,也在继续研究系统。
没有“售后服务”,他得自己想办法。
时间转眼便过了一个星期,聂云和老头的伤势也好了。
“唉,若不是没钱。有钱的话,这种伤势十几分钟就能恢复了。”在出院的时候,柳泉也感慨得很。
大型的甲等医院可是有更好的修复伤口设备。
但是那种费用也极为的高昂。他这种底层的人也付不起。
“是啊。”聂云也感慨道:“有钱的话,分分钟恢复了。”
他说的和老头说的不一样。他指的是王牌商城里的各种药物。这种枪伤,只要取出子弹,敷一些药,分分钟完好如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