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在线观看手机视频 – 日本9级地震

8090在线观看手机视频

林御天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当然也略去了龙珠之事。不是不相信他的父亲。而是太过惊世骇俗。让人无法相信。
林浩整个脸色阴晴不定。你大伯父子早有夺位之心。且现在大半林家之人都附庸与他们。天儿。是爹没用。这么多年一直无法医治好你的经脉。让您这些年一直受冷言冷语。
爹!你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对了,爹!下个月就是我们林家一年一次的家族考核了。我要报名参加。
天儿,你……
林御天全身玄气外放。惊得林浩如石像般定在那里。
灵武境四重,天儿 你…你是什么时候……。
爹,这件事情以后告诉你。先别声张。让我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好好,林浩连说几个好字。激动地说道。天儿,你终于可以修炼了。你是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小天!听说你回来了。你在家吗?
好!天儿。雨丫头来看你来了。我先回去了。
好的,爹慢走。
门外。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一身紫群加身。杏眼红唇瓜子脸。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美人。
二叔。你也在这啊。我听说小天回来了。我来看看他。
嗯。女丫头来了。天儿在里面。去吧!
嗯。好的。二叔慢走。
林雨柔。林平的女儿。和林御天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因林御天从小不能修炼。每次有人欺负林御天,都是林雨柔为其出头护责他。
雨柔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快说。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了。
对不起。雨柔姐。让你担心啦!我就是出去山上转转,转着转着转迷路了。然后就被困在山里面了,直到今天才出来。
小天你怎么一个人到处乱跑?下次你不能一个人去了知道吗?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要是再这样玩失踪,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御天自然不能把真实的经过告诉她,因为林阳是他亲哥。只能给他一个善意的谎言。

那人见他终于找到了应对之策,似乎松了一口气,心知他此刻已过最重要关口,接下来的事,虽然难,却没什么风险,那人轻松越出群龙的球形包围,仰头大声疾呼:“天可怜见,今日让我得此传人。”他双手合十,大吼一声:“九天十地,真阳大阵!”一声喝毕,只见那十六条苍龙同时放出闪电,电光所指正是被围在中间的连海平。
闪电从不同方向集结在连海平的身上,每一道电光闪没之后便有一声惊雷,此起彼伏的惊雷无一遗落,全部击打在连海平的身上。初时,只见他满脸痛苦之色,似乎这雷霆一击给他带来巨大疼痛,三番五次之后,疼痛之色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青气,大约一杯茶的功夫,青气逐渐弥漫他全身,如同围了一层气墙,将惊雷慢慢隔离在外。群龙似有灵性,见那雷霆之力无法穿过气墙,纷纷张嘴长吟,如同商议一般,越飞越快,越吟越急,突然翻身而出,个个摇头摆尾,只见高不见顶的穹庐之上一道异乎寻常的闪电自上而下劈来,群龙昂首直立,双角间风雷大作,也是一道道闪电飞出,那自上而下的闪电与群龙的十六道闪电汇合一处,化作一道耀眼的青色光线,直奔连海平的身体而去,只听“哗”的一声巨响,围在连海平身边的气墙消散殆尽,十六条苍龙如同脱离一般,纷纷向地下飞坠。
连海平终于张开了眼睛,眼前一切云雾消散,只有那黑衣锦袍人威严的站在他面前。他抬头四处观望,寻找方才不断发雷劈他的群龙,却惊奇地发现自己跟黑衣人一同悬立在半空中。方才他虽然也跟黑衣人一起,那是人家拉着他,此刻却是他自己气定神闲地站着,他不由得再次看看双臂,只见其色白如脂玉,如同脱胎换骨,重生一般。
那黑衣锦袍人正声道:“少年人,从此刻起,你便是我烈阳大帝唯一传人。”
连海平此时已察觉自己如同浴火重生,再也不是之前那个柔弱的普通少年,情知这一切都是拜这位烈阳大帝所赐。他双膝跪下,弯腰叩首道:“多谢恩师成全,只是晚辈还有许多事情不明,还请师尊明示。”
烈阳大帝微微皱眉,道:“你虽得我衣钵,福兮祸兮,却也难说,此时言谢太早。”
连海平抬头望着他笑道:“福兮祸兮,都是命。恩师所教乃是安身立命的法门,运气虽有好坏,但这法门却有益无害。”
烈阳大帝见他有些油头滑脑,倒也有趣,遂道:“路在你脚下,自然你说了算。你想问什么?”
连海平道:“师尊从哪里来,又为何在此处?为何又收我为徒?”
烈阳大帝道:“你是以血启封惊魄,才到了这里对不对?”
连海平道:“我并不知道惊魄,更加不知道需要以血启封”,他将如何与惠山相识,如何误打误撞遇到惠山的仇家寻仇,又如何修习惠山藏于地洞的经书,最后听惠山指示误入此空间。
烈阳大帝点头道:“你来我这四度空间之前,他也曾来过,只是这空间奇力凶险,他并未能逗留多久便形灭了。此人深知惊魄的秘密,想来与守卫者联盟有莫大干系,千年以降,守卫者联盟居然还有消息,实属不易。”
连海平一片迷茫,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烈阳大帝转身下落,示意连海平跟上,二人来到立在地上的那把刀前,连海平这才发现那十六条苍龙居然又变成了十六根石柱默然而立。
烈阳大帝道:“此刀名为惊魄,本是我夸父族历来相传,到我手中已经是第十代,相传是荒古大神为了抵御灭世军而制作的一把神绝兵。”
他伸手抚摸那乌黑的刀身,霎时间长长的刀身燃起一团烈火,似乎在向老主人打招呼。他不胜唏嘘,仿佛想起来那些痛快杀敌的往昔岁月。
良久,他继续道:“夸父一族世代守护此刀,并以此刀平定天下不平不公之事,同时也在秘密寻找其他神绝兵,期望灭世军再度袭来之时,这世上有人可以抵挡侵略,挽救苍生。”
连海平道:“我也曾听闻灭世和神绝兵,可是这些都只在民间私下流传,官方却向来禁止这些传说。”
烈阳大帝摇头道:“神绝兵就在你眼前,灭世更不是什么传说。一千两百年前,黄帝与蚩尤在涿鹿大战,双方激战十天十夜,蚩尤眼见要大败与黄帝,便向夸父族求救,我深知蚩尤此人凶狠残暴,如果帮他打败了黄帝,天下百姓势必为他奴役,到时民不聊生,我们罪过就大了。如果不答应他,万一此人逃脱,将来必定会找我寻仇。我未必会怕他,只是我一族百姓日后免不了受他袭扰,此人心胸狭窄,向来是有仇必报。帮与不帮都很棘手。”
连海平道:“这样残暴之人,师尊为何不助黄帝除掉他。”
烈阳大帝继续摇头,道:“万物相克相生,相生相克,黄帝与蚩尤之所以有区别,只因二人非此即彼,向来对立;蚩尤残暴,所以黄帝才善良,倘若没有了蚩尤,黄帝也未必会善良。所以我们不希望这其中任何一方吞并另外一方,更希望两方都可以长期共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