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医保 – 东莞市社保个人查询

沈阳医保

辛征将三人一个个扶起,边走边说道:“你们三人这次可是辛苦了,特别是乾明,听说乾明这次万里奔袭在夏庚氏国境内将敌方的主将李德名截杀在了黑圣山,更是将狼骑打残,一战之功让我北境可以安稳十数年啊!乾明功不可没。”
乾明谦虚的一笑道:“末将不敢居功,全赖君上部署得当。”辛征拍了拍岳乾明的肩膀笑着说道:“当年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子,也学会了谦虚,不容易!”又看着陈奇远说道:“奇远,听闻这次蛮族的进攻异常惨烈,是否有什么特殊情况?”陈奇远忙将那日对岳乾明和秦空宇说的情况又向辛征汇报了一番,辛征沉思片刻说道:“那东蛮既然已将储备物资形成既定战略,看来在今年之内还会对我东境劫掠,你回去驿站即刻书一份密信让东境军司不要放松警惕,加强防御随时应对东蛮的侵扰,不能再让他们突破我东境防线,扰我东境子民。”
辛征给陈奇远布置完任务之后,又看着秦空宇却是哈哈大笑道:“空宇小子,终于学会放下自己的骄傲了,不错不错。”夸奖完秦空宇之后,又说道:“兵者,诡道也。不只有堂堂正正阳谋,也有鬼祟之阴谋,战争说到底还是对人性的把握,你以前的性格决定你只会使用宏煌大气的阳谋,虽然能洞悉到敌方阴谋,不使自己落入陷阱,自己却从不使用,一直忽略了对阴谋战略的思考,但阴阳相济才是用兵之道,你这次长进不少,我本来以为这次你只能守住南境不失,没想到却将金成雄部全歼,还将金成雄的头颅带回京都,看来这次祭祀先祖的血食很丰富啊!只是你那招数实在有点恶心,我都能想像的到当时金成雄脸色会是什么样,他也不会想到骄傲的镇南神将会使用那般恶心阴损的招数。”秦空宇被辛征说的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说道:“那金成雄用兵以谨慎著称,我当时也是实在探不出他防守上有什么弱点,几次试探引诱却见效,只能拿他的洁癖症做做文章,没想到金成雄还真被弄昏了头,才给了我机会。”辛征看着秦空宇连连称赞道:“不错,不错。”
几人边走边聊已经是来到了驿站门口,早有驿站的工作人员将辛征的那支兵团带去休整的地方,辛征带头先行步入进驿站,等到众人皆已经坐下,辛征才说起西境的情况,那蒙元氏国确实有乘机攻打赵辛氏国西境的迹象,已有先头部队到达边境线,但只待了两日,没做任何攻击,就撤军了,辛征派人深入大庭州查探情况才得知是蒙元氏国在大庭州出了些许状况,才将侵入九淖州的部队召了回去,但辛征还是将西境的兵力部署做了调整,还有收尾工作未完成,就被赵灵云召回参加元夕节的入城仪式,辛征将剩余的工作交给西境军司完成,就匆忙赶回了封安城。
因礼仪规矩,岳乾明三人未给辛征接风,只是简单的吃过素食,四人又闲叙了一阵,就继续去配合礼部派遣的官员完成入城仪式的彩排了。

医院白亮的荧光灯让他看清楚躺在病床上面色惨白的小家伙,虽然灰头土脸,但是从五官的位置可以看出,她一定会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打量完她,陈凡又将目光转向跟在他屁股后面气喘吁吁的小丫头,那个小丫头感受到陈凡的目光,俏脸微微一别,面颊上的血红传至耳根,她不自觉的用袖口擦着脸上的灰垢。
陈凡见状,放心而下的他轻柔一笑,伸手将她蓬乱的发丝挽至娇耳后。
没想到这小小的动作,却把她吓的后跳了一步,她自卑的低着头,怯生说道:“别碰,脏。!”
陈凡原本想要收回的手骤然一颤,她这一句从内心深处发出的自卑话语,深深触动着他的心脏。
他缓缓起身,慢步来到小月的面前,眸光柔和的看着身高不到他下巴的小姑娘。
低头看着脚尖的小月,看着阴影逐渐接近并将自己覆盖,她轻轻仰起头,看到整洁干净的陈凡,心底的自卑感让她想要倒退半步。
但是还未等她有所行动,陈凡抢先一步将她揽入怀中。
下巴垫在她的削肩上,轻声细语在她耳垂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月。”她磕磕巴巴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在这个陌生人的怀中,她身体僵硬到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把身上的灰尘蹭到他的身上,但是一股陌生的依赖感想让她沉沦在这个怀抱中。
“小月吗,很好听的名字,我叫陈凡。 ”陈凡如实告知,感受到怀中消瘦赢弱的身体,一阵阵心疼弥漫全身,让他忍不住将手臂更加紧了紧。
小月眼泪朦胧,视线中一切越发的模糊,压抑几天的疲倦心累终于是将她击溃,昏睡在陈凡怀里。
陈凡看着眼角含泪,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的小月,他心疼不已,不由得放轻声说道:“乖乖睡吧,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