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摸|挺进太深了h姿势

两个孩子比赛着跑过房侧的草地跑到前院。夏天的下午如同服了药物般宁静,街上懒洋洋的,热量一波波从路面上升起。
“我打赌我能只踩着那些线走。”苏珊向弟弟挑战道。她开始小心地只踩着人行道上的缝隙走。
“我也能。”戴维努力想模仿她,可他的腿不够长,跨不过那些平坦的大块水泥方砖,所以他放弃了,把心思集中在别的事情上。有个小虫子在石头上跑。
“我踩死了一只蚂蚁。”戴维自豪地大声说,一边移开脚,露出被踩碎在人行道上的小昆虫。
苏珊可不会称赞他。“差劲,”她责备道,“你喜欢被踩吗?可怜的小蚂蚁。”她向路上那个点嘟囔道。
戴维一言不发。
“可怜的小蚂蚁。”苏珊悲伤地低声念叨。
戴维的下唇颤抖起来。“对不起。”他后悔地脱口说道,“我再也不那样做了。”
苏珊的心软了。“没关系。”她大度地说,接着脸上露出笑容。“想起来了!我们去海滩!”
那条街的尽头有个小海湾,小得不能用作公共浴场,夏天时,孩子们喜欢在那里玩。苏珊在前面跑,戴维紧随其后,他们的赤脚在人行道上跑得啪哒啪哒地响,又长又瘦的腿有种敏捷之美。那条路延伸到了海滩上,沙子被冲到铺了沥青的路面上。
在温暖的沙里,脚趾捣到下面更凉一些的地方感觉不错,苏珊想。天上万里无云,海浪冲刷着海岸,浪头带着扇形的一圈泡沫,看到这些,苏珊的心里有种感觉在高涨。她后面的陆地是块突出部,一个窄窄的搁架,从那里,她可以让自己纵身投入广袤的蓝色宇宙。
去海滩的路上,这两个小孩儿都没说话。他们听到的全是海水急涌而来,然后叹息着退去的声音。
“哎哟!”戴维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苏珊问他。
“什么东西咬了我。”他抬起一只脚看脚趾。一根干脆的海藻仍然粘在他的皮肤上。
“不就是这根吗!就是根海藻!”她嘲弄地把它拂掉。
“也许是只螃蟹。”戴维反驳道,他心里希望是只螃蟹咬了他。
苏珊捡了块光溜溜的玻璃,透过它,她眯着眼看太阳。“你看,”她举着让戴维看,“全都蓝得好看多了。”
“我想跟故事里那个老太婆一样,住在玻璃瓶里,”他说,“可以在旁边放架梯子。”
苏珊格格地笑了。
太阳照着在水边漫步的两个人。苏珊若有所思地咬着一根发辫梢;她的目光越过多石的海滩,看潮水开始退去的地方,那里露出了泥巴平地上渗水的黏泥。近岸地方,正在退去的海浪围着一块平坦的大石头泛起泡沫。她盯着喧闹着住后退去的海水时,想到了一个开心的主意。
“我们去绿石头那儿。”她说。

下雨久了,整个人像生活在雨伞里,雨哗啦哗啦地淋下,伞篷挡着,只听到喧闹的声音,窒闷难受,雨伞就是我的房我的屋,被困住,蜗居于此,动弹不得,唯一娱乐是用耳机把耳朵塞住,听手风琴演奏,脚步于雨水之中竟变轻盈;最近迷上手风琴,尤其爱看YouTube上的演奏者,半眯着眼睛,右手弹,左手拉,满脸陶醉,令空气震动成美妙音符,令人间变得立体。

为您推荐